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律师点评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律师点评 >

征迁方“围追堵截” 京平律师完美化解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7-11-13 11:07

  宗女士系赣州市章贡区黄金岭某村村民,2015年2月,其生活居住的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因一纸《征收土地公告》而被纳入征迁范围。宗女士一家人虽与拆迁工作组多次协商补偿事宜,但其合理诉求一直没有被接受,双方始终未达成一致意见。2017年1月11日,赣州蓉江新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新区管委会”)下属的高校园区管理处作出《限期拆除违法(章)建筑通知书》(以下简称《限拆通知》)下发给宗女士,2017年4月10日,新区管委会又对宗女士下达了《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以下简称《补偿决定》)。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调查梳理案情敲定维权方案

  前有《限拆通知》和强拆行为的“围追”,后有《补偿决定》的“堵截”,宗女士及家人陷入到四面楚歌、进退维谷的境地,一筹莫展、手足无措的一家人在冷静之后,意识到再拖下去会更加被动,于是抱着期望向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将维权事宜托付给专业能力和实战经验俱佳的曹星律师与叶方荣律师。

征迁方“围追堵截” 京平律师完美化解

  受人之托当忠人之事,两位专业拆迁律师介入案件后,立即对案件情况进行深入调查,并对征收过程做了细致梳理。通过对相关材料的仔细研究和缜密分析,两位律师敏锐捕捉到征迁方的关键违法点,将维权突破口锁定在新区管委会的行政主体资格上,并围绕该着力点,制定了周密的维权方案:第一,因为宗女士家主房旁边的车库已遭强拆,刻不容缓,两位律师马上就高校园区管理处的《限拆通知》以委托方新区管委会为被告向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另一方面,律师在反复斟酌后,果断放弃直接就新区管委会的《补偿决定》提起诉讼的打算,而决定先向赣州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

  先破“堵截”旗开得胜,房屋征收拆迁补偿决定被撤销

  为了避免后患并实现合力重击新区管委会的目的,在针对《限拆通知》向法院起诉新区管委会的同时,曹星、叶方荣两位律师指导宗女士就新区管委会的《补偿决定》向赣州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

  在复议申请书中,京平律师直指新区管委会违法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请求复议机关撤销新区管委会作出的《补偿决定》。

征迁方“围追堵截” 京平律师完美化解

  根据《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相关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报市、县级人民政府批准后,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组织实施”,然而本案中的新区管委会并非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由其作出征收拆迁补偿决定显然违反上述规定,属严重程序违法,依法应予撤销。

  除此之外,律师还指出了其他诸多问题,例如该征收拆迁补偿决定认定房屋的面积和地上附着物核实不清;征收标准不合理等等。

  尽管被申请人在答复中试图证明自己属于适格的征收主体,也试图证明征收过程的程序合法性,尤其是自己作出《补偿决定》的合法性,但贫乏无力的辩解在有理有力的论述面前败下阵去。最终复议机关作出如下复议决定:

  撤销被申请人赣州蓉江新区管理委员会4月10日对申请人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

  再解“围追”不战而胜,限期拆除通知被自行撤回

  两位律师的维权策略奏效,《补偿决定》的复议程序明显有利于宗女士,这样的局面对新区管委会及其下属的高校园区管理处都形成了莫大的压力,试想连新区管委会都没有作出拆迁补偿决定的权限,其下属的高校园区管理处又有什么资格作出限期拆除决定呢?

  或许是自知在法律上站不住脚跟,或许是承受不住各方压力,2017年8月22日,高校园区管理处给宗女士发来了撤回通知书,以单位工作职责的变动和调整为由,决定撤回其1月11日作出的《限拆通知》。撤回通知背后的真正动因是什么,两位律师并不关心也并非重点,重点是这样的结果既完美地符合律师的心理预判,又圆满地实现了诉讼目的。

征迁方“围追堵截” 京平律师完美化解

  9月22日,京平律师以被告赣州市蓉江新区管理委员会下属的高校园区管理处撤回其作出的《限拆通知》,本案诉讼目的已达到为由,向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提出撤回诉讼。未到开庭对峙,未及交锋过招,对方便“缴械投降”,精心准备的辩论意见还未陈述、细心搜集的证据底牌还未亮出,两位律师便不战而胜。

征迁方“围追堵截” 京平律师完美化解
征迁方“围追堵截” 京平律师完美化解

  《限拆通知》被自行撤回,《补偿决定》被撤销,至此,宗女士一家人在征地拆迁过程中陷入的“围追堵截”的局面被完美化解。接连的胜利为委托人争取了更主动的维权局面和更充足的维权时间,相信宗女士在与两位专业拆迁律师的密切配合下,将很快取得理想的维权效果,拿到满意的安置补偿。

  本案中,无论是赣州蓉江新区高校园区管理处,还是赣州蓉江新区管理委员会,都不是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适格主体。尤其后者并非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其作出征收拆迁补偿决定的行为与《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的规定明显相抵触,这也是导致其《补偿决定》被撤销的根本原因。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