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我与拆迁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我与拆迁 >

让世界震惊的拆迁方式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3-05 23:04

  楼主:我只是平民百姓
  我是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淮城镇韩信路西侧的居民王立东。
  2013年1月15日晚上7点多钟,我和妻子从外面回家,一进门就看到四个拆迁办的人坐在我家,和我母亲在交谈。回家后,四个拆迁办的人又继续我和谈拆迁事宜,继而又陆续来了十几个人,有男有女,都是拆迁办的人。
  晚上8点多钟,我家突然来了几个蒙面人。他们好像是接受过专业训练,身着统一迷彩服装。严实的面罩让他们只露出两只凶残的眼睛。一进我家门,这几个蒙面人就熟练地关掉我家院墙外面的门灯。紧接着,这几个人冲到我家厨房,好像认识我似的,见到我迎头就打。我当时就蒙了,我家正在和拆迁办谈拆迁事宜,几个蒙面人怎敢在众人面前行凶打劫呢?出于本能,我拚命地挣脱,但还是无法逃过这一劫。几人一边狠死地打我,一边用头套套住我的头部,将我抬到一部车上。车辆行驶一段时间后,我又被人架到一个地方。由于我的头部被面罩套住,我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到了一个新地方后,他们首先搜身,将我的手机搜去,有一个人问我是不是王立东,我回答是。然后就有人猛地踢我一脚,命令旁边人扒掉我的衣服,在零下六七度的深夜,我身上衣服被他们扒下只剩一条短裤和一件棉毛衫,让我双腿并拢直立地坐在水泥上。紧接着,不知有多少人在场,有人用脚踩住我的双膝,有人按住我的双膀,反手伸直死命地将双膀往上拉,有人不停地用脚用力踩我的后背,有人在用力将我的颈部往下摁,还有人不知用什么器械猛抽我的双脚。这样断断续续打了我一个多小时后,开始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签拆迁协议,此时我才知道这可能是政府的拆迁部门在打我了。我当时回答是拆迁协议不合法。一番交谈后,这帮人又开始打我了。他们先是凉水浇我的双脚,紧接着又猛抽我的双腿和双脚。这样又是一个多小时。他们又问我同样的话。我还是同样的回答。他们又用凉水从我的双脚开往上浇,直至双膝。接着,他们先是将我的面罩掀至嘴唇上方,喟了我几口不知是什么水状的液体,然后又开始打我。这样反反复复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一点意识了。他们让我干啥就干啥。我模糊记得,他们让我反复数数字,之后问我同不同意签字。我实在受不了他们没有人性的折磨,我说我签。我此后又被他们转移到另一个不知道地点的地方,很听话地按照他们的要求写下了东西。
  签完字后,他们虽然不打我了,但一直让我坐在那儿,不让我休息,直到1月16日晚上9点多钟,他们才将我送到离家几公里远、很少有行人经过的路段。临走前,他们要求我不告诉家人关在什么地方,不准说挨打的经过,否则我家正在读书的小孩,下半辈将在轮椅上度过。下车前,他们要求我不准掉头看车子,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下车后,他们将从我身上搜去的手机还给了我。此时,我才和家人取得了联系。
  回家后,我才知道我的母亲、妻子、孩子同样遭此厄运。我当晚被蒙面人带走后,母亲撕心裂肺,拚命喊人救命。几个拆迁办人冲到楼上,用力捂住她的嘴,不让发声。还扬言,再喊就用毛巾捂嘴。拆迁人一直在场控制她。
  我被蒙面人带走后,妻子急得发晕。几个拆迁办的人将她拖到院落内,用冷水浇她头。待妻子醒后,又有人掴她一个嘴巴,让她不要发声。此时,孩子晚自习回家时间快到,拆迁办人不让妻子出门接孩子。晚上十点多钟,我家的灯光全被关断电源,妻子也被人用一块厚布蒙住了头,带到一个地方,之后又将头布换成了头套,受到了我同样的折磨,直到签字为止。16日凌晨,她被人送到家交给在场的拆迁工作组,拆迁工作组人员又把我妻子带到运东小区进行软禁,因我妻子被打得浑身疼痛无法忍受,要求到医院进行看病,我妻子发信息给我父亲“快来救我”, 我父亲于下午4点左右赶到运东小区,请求拆迁工作组人员让我父亲带我妻子看病,拆迁工作组人员坚决不同意,后来我父亲打110,在110民警协助下才将我妻子救出。
  我家16岁的孩子,当日晚自习回家后,看到家里发生的一切很是激动,结果也遭到了几个穿保安服装的强壮人摁在床上一顿痛打。在场的居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实在看不下去,劝说几句后小孩才没有继续挨打。
  我和我妻子遍体鳞伤,我现在头痛,脚不能走路,根无法去苦钱养家糊口,我现在房子没了,一家人无处安身。
  以上就是我遇到的淮安区拆迁房屋时所采取的方法、方式,这种没有人性的拆迁在全世界绝无仅有!愿世界上所有的坏人都消失,好人一生平安!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