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热点新闻 >

拆迁律师关注:如何在拆迁加盖中找到拆迁补偿平衡点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4-11-17 13:15

原标题:加盖村民与拆迁人员的“心理战”

拆迁律师简读:城中村加盖问题,是拆迁工作难以绕开的问题
 
补偿政策很难做到人人满意,加盖、抗拆,成部分村民表达利益诉求的方式
 
拆迁人员也为难,不补贴加盖房,村民阻碍拆迁;补贴了吧,遵守政策没加盖的群众有意见
 
一边是村民利益,一边是城市建设进程 城中村加盖问题,考验着管理者的水平
 
河南商报记者 高瞻展 陈朋冲 王杰
 
尽管要求“速战速决”,但一个村的拆迁还是要经历近一年半的漫长时光。
 
为了动员村民,干部们每天去村里“上班”,磨破嘴皮、跑断腿、吃“闭门羹”,央求同事、同学、七大姑八大姨找人做说服工作。
 
而对于村民来讲,祖辈传下的宅基地、挣租金的房屋,在自己手里没了,拆迁政策也做不到人人满意,加盖、抗拆成了他们表达利益诉求的砝码。
 
拆迁
 
他们的命运 将再次因房子改变
 
“这一拆,什么都没了。”昨天下午,郑州市陈庄村村民张虎(化名)穿过正热火朝天加盖的村民房回到家中。他说,省会郑州繁华、风光,但只有这打小玩闹的小巷、一砖一瓦建起的宅子,才能提醒他,这里是农村,是自己的家。
 
城市化蚕食了周边的土地,一拨又一拨的他乡人在村子里落脚,二层、三层、四层……村里的房子不断“拔节”,房子,成了村民们新的“责任田”,乡亲们也放下祖辈相传的种地手艺,当起了职业房东。
 
2009年,张虎也赶上当时的“大潮”,在自家宅基地上建起一栋5层的临街房,一共28间,每间的租金从200元到400元不等,一年的房租收入约12万元。
 
市区房租越贵,来这儿租房的人就越多,租金也一直在涨。可今年下半年,陈庄村悄悄传出可能要拆迁的消息,张虎一算,虽然有补偿、置换,但毕竟没了优厚的房租收入。
 
知道拆迁是大势所趋,他只能打起加盖房屋的主意,“多赚一点是一点吧,也是最后的机会了,就是搞农村拆迁的常来管,烦。”
 
利益
 
任何一个拆迁补偿方案 都不能满足所有村民
 
张虎不知道,作为有四五年征地补偿工作经验的“老拆迁”,李华(化名)遇到新的动员拆迁任务,还会发愁:每拆一户房子,就要直面三五口村民的利益诉求,每一次,都是攻坚战。
 
高新区关庄的陈女士说,大部分村民心里不反感拆迁,只是具体情况不同,“比如,村东头的老朱,家里房子只有一层,他很愿意拆迁后直接去住新房;而村南边的老王,家里刚盖起七八层楼,盖房时贷的款还没还清,如果遇到拆迁,他就特别抗拒,情绪也非常激动。”
 
对于拆迁的补偿标准,农村人并不是铁板一块,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小九九,比如,老张头一家六口人,只有两层小楼,他更愿意按人数置换安置房;老孙家里只有老两口,却有七八层小楼,按人头分房,他们就会觉得吃亏,就更愿意按建筑面积补偿。
 
“人人受益容易,人人满意很难。”在李华的印象中,一个村子拆迁,办事处入村做拆迁动员只需两个月,但前期,拆迁工作组得花一年多时间在村里了解情况,难就难在:没有任何一个拆迁补偿方案能满足所有村民的诉求。
 
博弈
 
村民:“就把希望放在拆迁上了”
 
李华说,这些不能满足的诉求,最终常会以加盖、抗拆来展现。
 
谷庄村村民王先生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他家只有一层平房,平时也没租金收入,一旦征地拆迁,落在手上的钱不会太多。尽管不知道什么时候拆迁,他还是借了点钱,盖起700多平方米的住宅。
 
“不管怎么说,就把希望放在以后的拆迁补偿上了。”老王说,前不久听说岳岗村加盖房屋砸死了房东,自己心里也绷着根弦,可村里都在盖,“我随大流,估计也不会亏。”
 
拆迁者:加盖不好管 上下两难
 
“村民一般都有跟风心理,看见有人加盖,自己就去模仿。” 金水区某办事处主管拆迁的副主任陈鹏(化名)说,一旦村里进几个挖掘机、“爬墙虎”,大面积开建就很难再控制住。
 
他头疼:对于加盖部分,如果不补偿部分材料费,村民阻碍拆迁,影响拆迁进度;如果补偿材料费,遵守政策没加盖的群众又会有意见。
 
“你看看,这才是‘一脚踩在桥眼里——上下两难’。”他分析,如果自己包的村子因违规加盖出了安全事故,他免不了得挨批评;如果他带人去强行制止,一旦操之过急,村民可能集体闹事儿。
 
最为关键的是,拆迁干部多是办事处工作人员,虽身处一线,但没有执法权,没法采取强制手段拦截供料车辆,驱逐无资质施工队,禁止村民施工。
 
沟通
 
发动七大姑八大姨做工作
 
李华说,根据他的经验,以一个300户居民的村子为例,如果前期工作做得好,一半以上的户主都能谈得通,剩下四五十户得专门派人做工作,最后留下3到7户有意见的村民,再做攻坚。
 
他介绍,有些村民抗拒拆迁,是因为家里没有村干部,对村里的政治生活少有发言权,不习惯于通过正当渠道发表意见,觉得“凭你们几个人就要拆俺家房子”,对拆迁干部产生抵触。
 
这时,干部们天天去做工作,一天去几回,对方闭门不见,或者说难听话,也都忍着。去多了,对方见有诚意,就愿意坐下来谈。
 
而对那些觉得拆迁政策没体现自己利益诉求的村民,拆迁干部们就只能使出各自的看家本领,央求同事、同学、朋友,找七大姑八大姨做说服工作。比如,打听打听户主媳妇是哪村的,看能不能找到同乡吹吹耳边风;打听户主在哪上过学,约老师出来,吃个饭,诉拆迁工作的苦,请他帮忙递话;户主有啥具体困难,在政策范围内能帮就帮,不能帮就解释到位,“总有做通工作的一天。”
 
拆迁律师加盖问题 考验城市管理者的水平
 
若从2003年9月郑州市政府将城中村改造提上议程算起,郑州城中村改造已经走过了十年征途。加盖问题,也一直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工作水平。
 
观点1
 
严格按规行事
 
郑州大学社会学教授张明锁认为,个别被拆迁人利用拆迁房屋补贴的漏洞, 为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造成了资源的浪费,而政府部门对拆迁问题的处理也存在缺憾,“本意是为群众好,但却被一部分人利用,这时相关部门就应该反思,更加严格地遵照政策法规行事,最大限度压缩不良行为滋生的空间。”
 
观点2
 
 
调整补偿办法
 
在《农村房屋拆迁突出问题与对策分析》一文中,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杨佳良、李录堂建议,应当下调房屋补贴额度,使其低于建房成本;同时适当提高宅基地地价补贴标准, 使宅基地补贴和房屋补贴之和高于原标准。这样,被拆迁人加盖房屋赔本,而无论加盖与否,宅基地补偿始终不变,他们就没有动力加盖房屋。
 
观点3
 
以土地换社保
 
上述文章中还提到,政府还应努力为被拆迁居民构筑科学合理的社会保障体系,建立以土地换社保的保障机制, 对于拆迁失地农户应纳入城镇社保体系,对其养老、 医疗、 失业等方面给予合理保障,让他们免除后顾之忧。


当您遇到不平等拆迁时求助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我们会用我们的专业技能维护您的合法权益。免费咨询电话:010-63797888、56225888,网址:www.jinglawyer.com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