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热点新闻 >

征地律师点评:武汉市5人被活埋事件起因征地拆迁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11-20 10:09

征地拆迁律师近日关注到,武汉市5人被残土活埋事件,近日网络和媒体曝光武汉市江岸区后湖街道幸福村村干部王志明因“城中村”改造问题,倾倒渣土将花鸟市场5名工作人员“活埋”,引发社会公众对村干部群体在征地拆迁、城区改造中扮演角色的关注。
  除武汉此次村干部下令“活埋”人外,媒体多次曝光各地村干部在征地拆迁等领域中,采取暴力手段“打头阵”的现象:
 
  聚众暴力强征——2010年1月7日,江苏省邳州市邳州运河镇河湾村村党支部书记孙孝军组织百余人手持棍棒、砍刀,欲强征农民耕地,与村民发生冲突,导致村民一死一伤。
 
  枪击车撞村民——山东省苍山县卞庄镇大新庄村2011年7月发生的一起村民被袭事件中,大新庄村原村委会主任段明胜带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面对因房屋拆迁纠纷来讨说法的村民,用自制猎枪、铁叉攻击,车辆冲撞等方式袭击村民,导致20多名村民受伤。
 
  报复举报村民——2011年,河北省保定市唐县县北村村支书张振坤以县政府指示扩建村小学为名,在没有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圈占林地和农民责任田近300亩。此举遭村民举报后,张振坤带领闲杂人员将举报的村民邱东烟房屋门窗玻璃砸碎,其后邱东烟还遭遇袭击,左腿被打至粉碎性骨折。
 
  村干部为何甘愿在征地拆迁、城区改造等冲突中不顾法律法规,采取暴力手段充当“急先锋”?专家表示,征地拆迁或城区改造中,巨大的预期收益是导致村干部直接参与征地拆迁,并采取各种手段威胁、强迫被拆迁方接受搬迁协议的重要原因。
 
  征地拆迁律师认为,征地拆迁中出现村干部采取暴力手段“打头阵、当先锋”等现象,原因在于:一方面,基层政府往往会采取分配任务、高额奖励等方式,要求村干部尽快完成征地、拆迁任务;另一方面,参与征地、改造的企业为项目早日开建,也会采取直接贿赂、承诺分红等方式,诱使村干部成为利益共同体。
 
   在上级任务压力和高额收益诱惑下,村干部往往会为尽快完成征地拆迁任务铤而走险,甚至与黑恶势力勾结,导致征地拆迁中流血事件频发。
 
  湖南省一位村干部告诉征地拆迁律师,征地拆迁中,村干部参与其中甚至大打出手,也有些“迫不得已”。因为征地拆迁一般是街道或乡镇政府成立指挥部,指挥部工作人员碍于公务员身份,不敢太出格。而村委会属于村民自治组织,因此一些项目指挥部便拼命鼓动或要求村干部,“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能尽快摆平。”
 
  相关人士建议,应从进一步完善征地拆迁政策体系入手,保障村民合法的土地收益,规范征地拆迁工作流程,压缩村干部从中获益的空间;同时加大对各种违法违规尤其采取暴力手段进行征地拆迁行为的惩处力度,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武汉市江岸区后湖街道幸福村日前用渣土车将一处花鸟市场门口堵住。市场多名工作人员阻止,被带头的幸福村党支部副书记王志明下令“活埋”。
 
目击者还原现场
 
  这条引发热议的微博提到:“15日,3辆渣土车在花鸟市场门口倒土。工作人员劝阻,后湖街道幸福村王副书记下令倒土埋人,埋了四五个,一人被全埋,挖出时下肢已没知觉。”
 
  花鸟市场主要负责人张锦林说:“我目击了整个事件。市场4位工作人员想用身体阻止渣土车。但村干部不理会,下令‘埋人’。我确定他说过‘埋人’。倒第二车土的时候,我站在车头前阻拦。村干部说‘打’,我被人用木棍击打,背部受皮外伤。”
 
  渣土倾倒后,一名叫李继广的工作人员被埋,后被送往武汉市第八医院外科接受治疗,其余3名工作人员未被送医。
 
  在武汉市第八医院外科病房,李继广说:“当时我大半部分身体被渣土埋了,双腿没感觉,整个人晕晕的,后来被送到了医院。现在感觉稍微好了点。”
 
  医院病历显示,伤者李继广“双膝以下软组织挫伤,左右膝关节各组成骨未显示骨折征象,关节结构正常。”
 
  事件发生后,幸福村所在的武汉市江岸区后湖街道办进行调查,认为倾倒渣土是村民行为,确有人下身被渣土覆盖,但不存在微博所称的“全埋”。
 
  后湖街道办负责任人说,“当天上午,幸福村百余村民来到花鸟市场,倾倒渣土行为过激,花鸟市场李继广腰部以下部位被渣土所覆盖。”
 
  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民警证实,事发后,派出所民警接到“堵门堵路”的报警电话。民警在现场发现,渣土车倾倒渣土造成有人下半身被埋。
 
  事件中没人被全埋,为何微博却称“全埋”?
 
  张锦林说,“微博可能是想引起重视,揭露市场与幸福村之间存在多年的土地纠纷,证明确实有人因此被埋、被打。”
 
  村干部是否在现场命令过渣土车“活埋”群众?后湖街道办相关负责人告诉征地拆迁律师,涉事的幸福村党总支副书记王志明本人否认曾说过这样的话。“由于没有视频和录音取证,调查清楚这一细节存在一定难度。”
 
矛盾由来已久
 
  多名知情人士介绍,花鸟市场门前发生的这起事件,只是近年市场与幸福村之间矛盾的又一次爆发。因对花鸟市场的用地归属存在严重分歧,双方一直存在矛盾。
 
  花鸟市场张经理说:“我们按照武汉市国土资源局要求,2010年与江岸区水务局堤防组签订租用地合同,当年8月开工建设。因为没有占用幸福村土地,所以没有与幸福村签订协议。”
 
  后湖街道办以及幸福村则认为,花鸟市场位于幸福村“城中村”改造规划范围内。近期,堤角花鸟市场擅自违法建设遮阳棚等构筑物。部分村民认为新建违法构筑物会在拆迁补偿中给村集体造成损失,村民连续举报违法建设,并向相关部门反映。
 
  “花鸟市场用地是幸福村的。村民在自家土地上倒渣土,有何不妥?”幸福村一位村民说。
 
  后湖街道办一位负责人说,街道多次对花鸟宠物市场下达限期拆除决定书。“虽然市场方口头承诺停工,但实际上并未完全停工,暗地里还进行抢建。”
 
  三年多来,花鸟市场与幸福村因土地权属产生分歧,矛盾不断。今年10月,花鸟市场在两排商户间的路面上安装遮阳棚,遭到幸福村干预。
 
涉事村干部被停职
 
  后湖街道办18日决定,将参与倒渣土的幸福村党总支副书记王志明暂停职务,接受组织调查。但未说明停职理由。
 
  另外,后湖街道办称,公安机关正在对此事进一步调查取证,将在调查结束后对相关当事人进行依法处理。同时,对于花鸟市场的新增违法建筑,将由执法部门坚决依法处置。
 
  花鸟市场方面对后湖街道办这些处理意见持不同意见,认为停职涉事村干部无法解决多年来的矛盾,并且花鸟市场不存在违建。
 
  
征地拆迁律师点评:这个事件的曝光是因为现今的网络媒体非常强大,让更多地方的百姓能清楚的看到当地村官是如何做事的,也清晰的了解每个地方的事件是如何发生的。也看到了法律对于这些执法者又起到了多大的约束,总而言之每件事情的发生曝光总是有受害者和迫害者,为什么迫害者总是这些官员和执法人员,受害者为什么总是那些百姓,难道我国政府的官员都不懂法还是知法犯法,我国的法律不是强调过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吗?这些条条款款的只是约束百姓的吗?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执法人员犯法是也是可以连带上级也受到降级处分呢!北京京平征地拆迁律师希望我国能更加完善的约束征地拆迁执法人员,我们京平征地拆迁律师也愿意为不合法征地拆迁的受害者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联系电话:010—63797888


作者: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网址:http://www.jinglawyer.com/
免费咨询电话:010-63797888
本文章版权所属: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转载时需要标明文章出处!


   
想了解更多的拆迁法律维权专业知识,与专业拆迁律师进行一对一免费咨询,请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账户“北京京平拆迁律师团”!

关注方法:用手机打开微信点击“朋友们”点击“添加朋友”点击“搜号码”搜索“北京京平拆迁律师团队”点关注。OK!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