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农村拆迁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资讯 > 农村拆迁 >

昆明“城中村”再现迷雾:黄瓜营小区拆迁面积疑似扩大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3-13 09:47

  2012年底,春城楼市突现阴霾。当时,昆明当地多家媒体突然曝出国际温州城股东内斗,其中还涉及到“内部认购”等疑似违规售房的行为,一时间舆论哗然。

  在目前昆明近400个城中村改造项目中,温州城是其中一个典型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深入调查中发现,昆明国际温州城所牵扯的上述事件绝非孤例,其中,黄瓜营小区城中村改造项目也是一个典型。在拆迁面积上,根据前后两份不同的规划图对比,有拆迁改造面积被扩大的嫌疑。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朱晓阳等教授曾撰文分析,目前不少地方的城中村改造项目,正在借“保民生”和“建保障房”之名,行扩大商业用地之实。

  “很多被拆毁的建筑建成不到30年,是有完全产权的民宅。”

  补偿标准不高?

  随处可见的拆了半截的半旧住房,堆起的建筑垃圾……这是记者日前在昆明市西山区黄瓜营小区看到的凌乱情景。

  黄瓜营小区一位卖鸡蛋的大妈告诉记者,拆迁补偿金才5500元/平方米,而现在该地块(处于一环与二环之间)的房价已涨到上万元/平方米,她家面积有80多平方米,一共补偿才不过40多万元。即便是买新房,也很再难买到80多平方米的。

  不少黄瓜营小区的居民也抱怨,“这个补偿标准太低,现在对面的豆腐营小区,永昌小区都得6500元/平方米才买得到,5500元连同区位同年代相似的房屋都买不到。”

  “就算是回迁,过渡费才1个月每平方米补16元,算下来1个月才1200元的租房费,目前附近租房租金都在每月1400元以上。”上述卖鸡蛋的大妈表示,目前小区约1/3的人有多套房子,还有1/3的寄宿在亲戚朋友家里,剩下的因为不满补偿标准还没有搬迁。

  部分拆迁户代表廖某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时他们要求三家拆迁公司出示许可证,但这几家拆迁公司根本拿不出。

  2012年7月,他们向昆明中院提交行政诉讼,起诉西山区委、区政府组建的建设指挥部在未取得房屋拆迁许可的情况下,违规发布《关于螺蛳湾商业片区商业业态升级暨螺蛳湾中央商务区 (二级CBD)房屋建设拆迁改造有关事项的通告》(第五号)。

  另一份由西山区委、区政府下发的 《关于成立螺蛳湾商业片区商业业态升级暨螺蛳湾中央商务区(二级CBD)建设指挥部的通知》(西办通〔2009〕17号)也显示,建设指挥部均由区一级单位的核心成员组成,但其落款处没有公章。

  因此,昆明市中院在行政裁定书中表示证据不足,不予受理。对于上述多份未盖公章的政府文件,昆明地产人士也深表不解。

  一份名为 “银联投资公司片区重点工作分组名单”显示,片区责任领导暨西山区副区长为李克坚,而黄瓜营片区又是由银联投资公司负责开发,不过李克坚在电话里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个不归我管,我不知道。”

  4年前,昆明市相关领导在黄瓜营片区改造启动仪式上宣布,等3年后,这里将建成一个集办公、住宅、商业设施、文化设施、酒店宾馆为一体的都市商圈。然而,此片区至今未崛起一栋高端楼盘。

  20多年房龄也要拆/

  据上述部分拆迁户代表之一的丁某介绍,他们小区都是以前事业单位分的福利房,这些房子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修建的,才住了20来个年头,黄瓜营小区实际的城中村面积仅有1000多平方米。

  记者在现场看到,原来的城中村面积确实较小,现已推成平地,在小区居民的眼里,小区没必要改造。为了说明这一点,廖某还拿出了一份显示由西山区政府在2009年2月20日下发的《螺蛳湾商业片区商业业态升级改造暨螺蛳湾中央商务区二级(CBD)宣传册》。

  廖某指着宣传页上 《昆明市螺蛳湾片区旧城改造暨二级CBD区域拆迁范围》的规划图纸说,“我到规划局查过,当时我是看着人家查的,根本不是这个图。”

  在图纸下方,还标注着 “依据2009年第一次市规委主任办公会审议通过的《老螺蛳湾地块二级CBD详细规划及城市设计》确定老螺蛳湾地块二级CBD区域拆迁范围”。记者从昆明市规划局官网上找到了2010年底公示的《螺蛳湾中央商务区二级CBD》重点建设项目规划图,与前述提到的拆迁范围相比发现,后者有一方块不在拆迁范围内。

  后续推进乏力?/

  据昆明地产界资深人士甘某介绍,前期立项的城中村改造难度已超出了昆明市政府的预料,目前只有117个项目获得“准生证”,按照协议,均由市属的“五大投”来做,还有20~30个项目已拆迁,但没人敢接盘。

  云南财经大学不动产投融资研究中心主任周大研回忆称,初期市场向好时,除上亿元资金的实力企业之外,还有几千万元甚至几十万元资产的企业蜂拥而入。但是,目前企业沉淀资金过多,融资渠道又收紧,骑虎难下。

  “从投资城中村项目那天算起,每天都在产生巨大的财务成本。”昆明中原地产策略中心总监林岚表示目前多数民企积极性不高。

  据昆明农耕房地产开发投资公司总经理、经济师顾刚介绍,当初开发昆明第一个城中村项目“上东城”时,有政府的大力支持,优惠较多,但现在大环境变了,后续项目变得困难重重。

  一个微妙的变化是,2012年底,昆明高调推介3万余亩毛地,但真正参加的企业不到百家,主要还是以交投、滇投、农投、城投等昆明市属企业领头。

  事实上,从2008年初昆明启动城中村改造项目时,主城建成区249平方公里范围内,共确定了城中村336个。2011年7月底,《昆明市城中村改造三年计划白皮书(2011~2013年)》新增46个,共计382个,并计划2013年底实现安置房启动建设。

  经记者查阅资料,此文件就是《昆明市政府关于引发社会资金参与土地一级整理项目办法的通知》(昆政发[2010]69号)。

  昆明万科总经理沙骥曾公开透露,目前70%的昆明土地供应来自城中村项目,商品房开发也是主要来自城中村地块。

  据中国指数研究院数据信息中心监测报告显示,2011年昆明市土地收益达557.5亿元,在监测的130个城市中排名第9。相关人士表示,这一数字与当地俗称的“五四三二一”的土地政策密切相关,如一环内出让基价为500万元一亩,二环内400万元一亩,以此类推,但不久被“十九八七六”的土地政策所替代 (即一环内出让基价涨到1000万元一亩,以此类推)。当地国土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这是相关部门的要求,他们回答不了。

  推进迟缓之下,微调政策启动。

  2012年6月,昆明市再次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城中村改造工作的意见》(昆政发[2012]46号),其最大的亮点在于规划灵活性加强,明确了改造项目可以有条件改规、分期开发,简化了改造环节程序,项目土地成本构成更加明晰,综合成本更低。

  2013年1月,原本处于土地市场的淡季,但昆明井喷式推地累计1.2万亩,其中包括10多个城中村改造用地。云南财经大学房地产与土地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张洪分析称,昆明城中村改造已有5年,但至今推进缓慢,开发商资金链非常紧张,土地若能及时入市,对他们拿地后进一步融资开发是有益的。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