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我与拆迁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我与拆迁 >

一对因野蛮拆迁倍受苦难的脑溢血患者夫妇的血泪控诉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3-21 16:14

   我们是南昌市新四军旧址改扩建工程中的拆迁户,丁公庙26号(原象山南路163号)的业主。当我们接到了《南昌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洪府厅字(2008)359号文》和致广大拆迁户的一封公开信后,我们非常的高兴,非常的激动,非常的感谢省政府的优惠政策,并坚决响应省市政府的指示精神,为保护革命遗址、弘扬革命精神作一点贡献。可是南昌市西湖区房屋拆迁代办服务处(以下简称“拆迁办”)为谋私利,而人为降低补偿安置标准,打着按省政府令、市政府指示精神的幌子,滥用行政权力、歪曲事实、无中生有、违规拆迁、野蛮拆迁,严重影响了省市政府的光辉形象,破坏了我们老百姓与政府的关系。

  我们夫妻两人都是脑溢血患者,我于前年做了脑部微创手术,我爱人一直未排除脑血管瘤的可能性,医生反复嘱咐千万不能受刺激,否则有生命危险。但拆迁办无视百姓生死,违规拆迁,无所不用其极,其恶劣行为令人发指,接下来,我们将他们卑劣的手段悉数如下:

  一、目无国法断水断电,刺骨寒冬苦不堪言

  我们于2008年10月6日接到了拆迁通知书,拆迁通知书中明确规定最迟交房时间为2009年1月20日(目前还未到此截止日期,并且我们至今还未进行交房确认)。可是,拆迁办于2008年10月19日(将我们的相关资料交给动迁员后两天),我们房屋的电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致使无法用电。我们前往派出所报案,在民警同志的帮助协调下,接线恢复了电力使用之后,从2008年10月20日至2008年10月25日之间,我们房屋供电电线多次在夜间被“神秘”剪断。

  2008年10月24日早晨,所有供水管道与排水管道被强制拆除,一时间四处污水横流,至此,我们房屋的水源被彻底断绝。

  2008年10月25日下午1点钟左右,一男子强行拆下我们的供电电表,并称自己是供电局的工作人员前来执行任务。但是,多家被强拆电表的居民合力要求他出示工作证时,他却因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最终落荒而逃。后经证实,该人为拆迁办所派人员。

  2008年10月27日凌晨1点左右,彻底切断我们房屋的供电,并且把我们房屋的电线全部拆除。从此,在这寒冷无比的冬季,拆迁者就在楼下灯火通明,而等待我们二老的只有冰凉的四面墙壁与看不到尽头的黑暗。而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这仅仅是暗无天日生活的序幕。

  二、恶言相逼,怒激病患,不顾我命,只为私利!

  2008年10月24之后的某一天,由于被断绝水源,我们只能自行外出提水,这时遇上拆迁办的某动迁员,由于她并非决策人员,我们无意与其纠缠,而她却一再咄咄逼人,口出恶语,甚至有“你们自己一身的病,要那么多钱干嘛?要去死啊?!”之类的恶毒之词。我们二老都是脑出血患者,医生一直都再三嘱咐不能激动、不能生气,否则危及生命。而她明知我们的患病情况,却用如此之恶毒的言语攻击我们,正是为了故意刺激我们,软刀子加害于我们。我爱人至今未排除脑血管瘤的可能性,遭到此严重的刺激,使得她剧烈头痛,血压顿时升到140-170,连续吃药、打吊针等治疗了一个多星期才把身体状况勉强稳定下来。这期间,多次如此,实在让我们二老身心具创,不堪其毒口之伤。

  三、夜半鞭鸣扰惊梦,攻心毒计鬼胎重!

  从2008年11月10日开始几乎每天晚上11点至凌晨3点之间(人最熟睡的时间段)有不明人士在我们房屋窗下每天不定时鸣放电光鞭炮,响声振聋发聩,不禁让人从梦中惊醒,并且难以入眠。我们由于长期无法正常睡眠,导致神经衰弱,精神萎靡,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相信,没有人会因为正常原因,半夜在拆迁区放鞭炮嬉戏玩耍吧?这就是他们卑鄙行为的施出!

  四、偷灌污水耍奸计,如此卑劣谁不气?

  2008年10月26日下午2点钟左右,受指使的拆迁工人蓄意借由上层住户被拆后的自来水管道,向我们房屋灌入污水,造成污水在房屋内泛滥,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困扰。更气人的是2008年11月9日晚上8点多,好几个人在我们房屋门口小便以示挑衅,并寻找水源预谋再次进行偷灌污水的恶行,但因被我们及时发现而逃之。

  五、设局诬陷欲动粗,下套诽谤“好功夫”

  2008年11月1日一早,我发现房屋门口多出了两扇未知的被拆下来的门与一架竹梯子,紧压在我们的大门上。正当我下楼欲询问其究之际,昨晚的拆迁值班人员便大声喝斥,诬陷我是偷门与梯子的人,并打电话叫来9个人冲入我们房屋要对我动粗。而正巧我们经理办公室的门刚刚新拆下并送给别人了,我们并不需要这些东西,以证明我们不会也不需要做这种没有道德的事情。他们实在理亏,最后只得愤愤离去。要不是碰巧有此证明,他们意图诬陷我们的卑鄙计划就将得逞,定会给我们毒打一顿,后果不堪设想!

  六、各色垃圾尽堆窗前,蓄意施压恶臭熏天

  原象山南路垃圾中转站因该拆迁工程被拆除,其职能由附近的绳金塔垃圾中转站暂为代行。至今已良好的运行一个多月,未有任何问题。但近期于2009年1月16日开始,我们房屋窗下却神奇地变成了一个新的垃圾中转站。以便需要在这附近进行中转,以缓解其他垃圾中转站负担,但这附近拆迁区域甚广,大部分已是大片空地,为何偏偏要在尚有人居住之处,紧贴窗口之地进行垃圾中转呢?数不清的各种垃圾在我们房屋窗下汇集,导致苍蝇满屋,恶臭熏天,令人反胃作呕,难以忍受。

  七、蒙面冒充居委会,骇人阴谋藏其背!

  2009年元月15日上午11点20分左右,我接到爱人的电话,被告知有两名女子前往我的另一处住处(并非我们被拆迁处的房屋),问了一些不着边际的奇怪问题(明显为试探我们家庭成员的情况),且举止神情十分诡秘,当进一步质问其身份时,却称自己是居委会来做调查的,并且不时以围巾遮掩自己的面部,而很明显我们住处的居委会是查无此人的。于是,我让我的爱人描述这两名不明女子的穿着特征,立马发现与刚从我这边(被拆迁处房屋)离开的动迁人员完全吻合,我随即打电话给拆迁办的吴某(两名女子中的其中一名)质问其意图,她见已被识破,只好承认是拆迁办上层领导指使的威胁所为。真不知此鬼祟的行为的背后隐藏着如何骇人的阴谋!想到这里,不禁让我们两位体弱多病的老人背脊冰凉。

  八、跟踪监视全都用,不知还有何行动?

  2009年元月16日下午5点50左右,我从房屋中出来,走了一小段却忽然察觉到异常,转头一看发现身后有两个人(一男一女)行动鬼祟,疑似在跟踪我。而当他们发现我已察觉转头看他们时,立即神情紧张,分头跑进了旁边的保险公司和一条小巷中,我一阵追赶,尾随其进入保险公司当中,这名女子正是上次到我们家住处谎称是居委会的拆迁办人员之一!而当我再次质问其用意时,她却无言以对,支支唔唔了半天最后说是在此等人。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摆明地在对我们进行暗中监视!天知道他们又在酝酿何种诡计?要用什么卑劣的手段来对付我们?

  九、暴力违法软禁,我妻险些送命!

  2009年元月26日(大年初一)上午,胡锦涛主席抵昌前来筷子巷派出所和象南广场(新四军改扩建工程拆迁处对面)慰问视察时。而在我们尚未知晓该情况的时候,竟在附近时忽然被众多的拆迁办人员采用暴力手段,无缘无故的将我强制押入车内,并立刻被送往不明地点之后被软禁起来。当我和其他被拆迁户试图联系家人时,却被中途阻断,并有拆迁办人员欲强行缴掉我们的手机。而此时,通话到一半而得知我们当前状况的家属更是心理受到极大的冲击,使之头脑中充斥了焦虑、忐忑、紧张、恐惧。当胡主席走后不久,我们才得以释放,然而,不久后我曾经一度患过脑溢血但基本痊愈的妻子却因此次事件造成脑溢血再次复发(医院已发出了病危通知书)!经过一番抢救,至今仍未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依然在病床上苦苦挣扎此等暴力流氓之行为姑且不去说其违反国家法律、以假象欺瞒国家领导之罪,因此害得我妻子几乎性命不保,置我全家与水深火热之中的滔天罪行,我应向何处讨回公道?!

  十、为尽鸡鸣狗盗,拆迁惨无人道

  2009年2月9日(元宵佳节)凌晨,拆迁办指使不明人员,趁我在医院照顾我因前次暴力绑架软禁事件而导致脑溢血复发的妻子之时,将我拆迁处房屋的门窗撬开,并掳掠走了几乎所有稍有价值的物品和现金(甚至包括门窗铝合金等),只剩下几面空荡荡的墙壁。为此鸡鸣狗盗之恶行,仍然是为了达成他们为谋己私的险恶用心。就因为这样,采取如此种种毫无人道之手段,试问他们的良心何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政府相关部门去制止南昌市西湖区房屋拆迁代办服务处这些人为降低补偿安置标准、滥用行政权力以及见不得人的卑劣手段,进行违法违规强制拆迁、严重侵害弱势老百姓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我们大力支持城市建设,感谢省政府的优惠政策,但希望南昌市西湖区房屋拆迁代办服务处按政府文件办事,不要歪曲政策、篡改文件精神、使用各种伎俩刁难我们弱势群体。其实我们不想做钉子户,这是被逼的,请不要将我们逼上绝路!

  在此,强烈呼吁上级相关政府部门关注民生,让我们尽早从这种噩梦般的恐怖生活当中解脱出来!我们的要求很简单,仅仅是希望用事实说话,按政府文件及规定办事!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