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我与拆迁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我与拆迁 >

拆迁-强拆-偷拆-拆后不认账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3-05 23:02

 作者:无法无天啊
  2010年以来,曾有多家开发公司对我位于邯郸市滏园街与滏漳路交叉口西北角的一栋二层小楼的建筑物进行开发。2012年6月份左右,邯郸市金梧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龙某,也找我们谈论开发的事情,具体赔偿都没有谈,事情被搁置。
  2012年9月9日,发现我的门面房建筑被金梧桐开发商在没有任何协议和通知的情况下偷拆,使我的房子及屋内一切物品(冰箱,空调,洗衣机等)所有饭店的一切用品全部损坏,变成一片废墟。致使我遭受了具大的经济损失,精神上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该处房产系我于2005年通过河北省拍卖公司竞拍所得的工商银行的营业厅,为了保护我私有财产的合法权益,严惩偷拆我门面房的歹徒,我于2012年9月9日报警,邯郸市邯山区滏园派出所受理,经过对建筑物价值的评估后,该案移交到了邯郸市邯山区滏园刑警中队受理,时至今日,已将近半年,该案没有任何结果,金梧桐开发商毫无顾及在我的建筑地面上进行着施工。
  为了尽快抓到偷拆我门面房的“强盗歹徒”,我曾到邯郸市信访接待中心反映该情况,邯郸市政府申钰彬秘书长听了该事情后,通知邯郸市邯山区的任高发区长进行处理,在邯山区政府的二楼会议室,任高发让我去查找我门面房的相关证明,等国庆节过后进行处理,在此期间,申玉彬秘书长通知我到了邯郸市信访接待中心了解该事情的进展情况,申秘书长在听到事情没有任何进展的情况后,在现场给任高发区长打电话,让他尽快处理。我就等着事情处理结果,可是没有任何结果,我就再次到来市信访接待中心,找领导反映情况,邯郸市委常委范国珍听取了情况后,通知邯山区信访局侯局长解决该事情,在邯山区信访接待中心,任高发区长再次进行召开会议,让滏园办事处张主任解决该事情,但是也是没有处理结果。没有办法我再次到信访接待中心,见到了邯郸市政法委冯连生书记,冯连生书记通知邯山区公安分局对毁坏财物的案件进行查处,在邯山区公安分局的二楼会议室,分局陈局长称犯罪嫌疑人该抓就抓,保护好现场,不能再在我建筑的地方施工,有一在场的副局长称该案证据不足,目前无法采取措施,要求我去取证。我的房子被强盗偷拆了,我的精神、经济都受到了巨大的创伤,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该到那里去收集证据,该怎么收集呢?我的房子已变成了一片废墟,开发商已经用围墙把它围的死死的,大门也紧锁着,我恐怕连看一眼废墟都有些困难,更别说进去了。
  从刑警队出来,我再次的来到了我的“门面房”,站在围墙的外面,听到一阵阵机械的声音,与施工工人的噪音。碰巧听到还住在里面的一对老夫妻边走边嘀咕:“酸菜鱼的房子,原来是被偷拆的呀!” 我赶紧凑上去问:“你们也看到酸菜鱼被拆了。”他们说:“是啊!7号晚上11点中左右,铲车在这里把酸菜鱼推平了,我们都以为是谈好价钱才拆的。有很多人都在这里看,我们大家都看到了。”
  该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一个个的见证者、铁证如上的证据摆放在眼前,为什么执法部门执行起来就那么的困难呢?政府的行为似乎也助长了他们气焰。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拆我房屋的强盗,没有受到应有的处分,现在更加嚣张了,金梧桐开发商用他们的行动在说话:“我就是把你们的房子拆了,在你们的房子上动工,工人们照常在你们的眼皮子地下施工,看你们有多大本事,能那我怎么办。”看着一辆辆的铲车,在我们已变成废墟的“房子”上推来推去,一个个的工人在我们的“房子”上捡钢筋····看的我们的心都在滴血。
  是啊!金梧桐开发商有钱有势,在邯郸偷拆强拆房屋无数,不顾老百姓的死活,邯郸市被这样的开发商搞的乌烟瘴气,怨声不断。曾有几户也是被偷拆、强拆的拆迁户,为了阻止金梧桐的施工,该户主在那片废墟上搭起了帐篷,整整在那有脏又臭的废墟里睡了三个多月。金梧桐为了开工竟然找几十个人与被拆迁户动手,差点闹出了人命。现在那里还有几栋楼没有拆,里面还有一些住户,没有搬迁,金梧桐开发商竟然无视国法,违反国务院三令五申不准强行拆除、断水、断电的通知,把一座座的楼房拆的欺凌八散的,主户的生命随时受到了威胁。
  2012年9月9日至今,我每天都在刑警队、区信访、市信访局等地来回奔波,一天最多要跑上五六趟,甚至有时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可是另人心痛的是案件没有丝毫进展,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致使我蒙受了巨大的冤屈,无处倾诉。拆迁,真是害国害民!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