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热点新闻 >

曝温州一村支书涉嫌伪造安置协议造豪华别墅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3-25 14:21

  曝温州一村支书涉嫌伪造安置协议造豪华别墅http://www.jinglawyer.com

  西垟村村支书陈丐科所建的别墅。

  诸永高速公路永嘉段工程建设指挥部提供的档案显示,陈丐科的拆迁安置协议书上盖着“此页空白”的印章。

  永嘉县沙头镇西垟村村支书陈丐科在村里盖起了一幢占地960平方米的别墅,对外宣称这块地是诸永高速公路建设时拆迁安置的。当地村民质疑,陈丐科没有房子被拆迁,怎么会有安置?相关部门仅凭当事人提供的一份缺页的“协议书”复印件,就认定是“安置房”,是否存在隐情?一年多前,他们就此事曾向国土部门投诉,但至今无下文。

  记者调查发现,在诸永高速公路永嘉段工程建设指挥部存档中,陈丐科并没有房子被拆迁,“安置协议书”上盖着“此页空白”的印章。

  村民质疑:村支书伪造安置协议

  从诸永高速古庙出口下高速,往沙头镇方向走一段便到了西垟村。村口路边一幢独体别墅特别醒目,依山而建,高墙铁门,颇具气势。村民朱先生说,这就是村支书陈丐科新盖的房子。这幢豪华别墅不是诸永高速公路建设时的拆迁安置用地,而是侵占农田所盖。

  “陈丐科自称手中有房屋拆迁协议,但他在村里的房子根本没拆迁。”一村民说,那份安置协议书是伪造的。

  规划所调查:有安置属于少批多建

  去年8月,在收到投诉件后,永嘉县住建局曾介入调查此事,结论是:陈丐科建的房子属诸永高速公路拆迁安置房,并非无任何手续的违法建筑,不过经现场勘查存在少批多建的情况。

  去年12月28日,永嘉县住建局沙头规划所负责人周建斌告诉记者,陈丐科提供了一份安置协议,安置地为西垟村山坎,安置用地两间,建筑占地面积91平方米,高三层。但据他们调查,该别墅实际建筑占地面积超出了协议安置面积,属于少批多建,且建房未经规划、国土部门审批。

  国土所调查:有安置但占用农用地

  去年年底,记者到沙头国土资源管理所采访时,办事员汪杰表示他们已收到村民的投诉,正在调查中。今年3月19日,记者再次来到该国土所。汪杰说,陈丐科手里有安置协议,不过存在少批多建,而且建房地块属于农用地。

  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农村村民未经批准,http://www.jinglawyer.com非法占用土地建住宅的,由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限期拆除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房屋。

  沙头国土资源管理所副所长董永胜说,无论是少批多建,还是占用农田都是违法的,目前他们已立案调查此事。

  记者调查:两份安置协议书均缺页

  沙头规划所和沙头国土资源管理所认定陈丐科所建的别墅属于拆迁安置,其依据就是陈本人提供的安置协议书复印件。这两家单位调查时并没有让陈提供安置协议书原件,也没有调取档案查阅。

  据了解,“诸永高速公路永嘉段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格式统一,共有8页。而陈丐科向沙头规划所提供的那份协议书仅有第四页和第五页,其中第五页是一份与沙头镇政府签订的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甲方为沙头镇人民政府,乙方为陈丐科。

  陈丐科提供的协议书为何缺页?周建斌说,陈丐科没有拿协议书的原件给他看,而是复印了其中两页,不过主要的房屋拆迁安置协议内容已经有了。

  陈丐科向沙头国土资源管理所提供的那份安置协议书,也只有第四页和第五页,但没有填写甲方、乙方。

  两份协议书为何会有区别?协议书是真是假?陈丐科到底有没有房屋被拆迁?

  档案显示:安置方式为货币安置

  其实,鉴别安置协议书的真伪很简单,到位于永嘉县城的诸永高速公路永嘉段工程建设指挥部查一下档案就清楚了。

  3月19日,诸永高速公路永嘉段工程建设指挥部档案室,记者在有关沙头镇北山村的档案中查询到陈丐科的“诸永高速公路永嘉段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一共两份,正本、副本各一。该协议书共8页,编号为“BS-附-2”。

  协议书第一页注明,房屋拆迁安置补偿方式分货币补偿安置、地基调换安置两种,乙方陈丐科的安置方式为货币安置,补偿金额为1171元。

  第二页是房屋的基本情况及补偿金额。该指挥部一工作人员说,如果涉及房屋拆迁的,一般都会写明房屋情况、拆迁补偿金额、住宅搬迁补助费等,而这份协议书上只注明附属物补偿金额1171元。

  第三页、第四页为相关约定的条款。

  第五页是村民(乙方)与乡镇政府(甲方)签订的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该协议书上盖着“此页空白”的印章,落款处盖有沙头镇人民政府和法人代表的印章。有地基安置的村民,才会有这份与当地乡(镇)政府签订的安置协议书。

  第六页、第七页是补充协议书和房屋评估报告,这两页也盖着“此页空白”的字样。如果有涉及房屋拆迁的,一般会附有一张评估报告。

  第八页是附属物,该协议此处注明项目为地基,面积为58.52平方米,补偿单价为每平方米20元。

  该指挥部的工作人员说,这份协议书说明陈丐科没房子被拆迁,涉及的只有地基,而地基可能没有相关合法手续,因此只有货币补偿。档案里保存的协议书应与当事人手里的协议书一致,如果有出入就可能是假的。

  有人认为,陈丐科手中的安置协议书就是利用那页空白协议书自行填写的,以此蒙蔽相关部门。

  诸永高速永嘉段建设时,沿线乡镇成立了高速办,参与征迁工作。现为永嘉南城街道政法委副书记的张金文曾是沙头镇高速办负责人。张金文说,西垟村涉及房屋拆迁的有十几户,其中没有陈丐科。不过,陈丐科在北山村的一块地基被征用,但那块地基没有任何手续,所以没给予地基安置。

  当事村支书:协议书原件被小偷偷走了

  3月19日,记者联系西垟村村支书陈丐科。他说,所建房子是拆迁安置的,有手续,并表示会带相关手续到报社说明情况。

  3月20日,陈丐科来到本报,但他没有带来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等相关材料。他说,这幢房子是2007年建的,2008年入住,原先没设围墙,后来家中多次被偷,为防小偷而建起围墙。不过,记者从永嘉国土部门提http://www.jinglawyer.com供的一份材料获悉,这幢别墅2009年初动工,2009年10月建成,2010年1月圈建围墙。

  记者问:“既然有房子拆迁,你的拆迁补偿费是多少?”

  陈丐科说:“没有补偿费,我的房子很破旧了,值不了多少钱,所以就没要了。”

  “你与诸永高速公路永嘉段工程建设指挥部签订的协议书有原件吗?”

  “原件是有的,但家里被偷了好多次,原件找不到了。”

  “这样的协议书,小偷也要偷啊?”

  “小偷什么都偷,连我家人的照片都拿走了。”

  “你给规划所、国土所的协议书为何不完整?”

  “之前协议书的原件已经给这些部门看过的,他们只复印了其中重要的几页。”

  “村民说,你手中的这份协议书是假的,你怎么认为?”

  “协议书绝对是真的,我的祖辈是北山村的,后来迁至西垟村,建诸永高速公路时北山村的两间老房子被拆了,安置到西垟村,被安置的这块地是我家原先的山地和村里的坟地。”

  “你手中的协议书与诸永高速公路永嘉段工程建设指挥部存档的协议书是不是一样的?”

  “那当然是一样的。”

  “如果指挥部存档中没有你与沙头镇政府签订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能不能说明你的这份协议书是假的?”

  “那是,那是。”

  “我们查过了,指挥部档案中那份镇政府的安置协议书是空白的。”

  “哦,这样啊……”

  村民质疑:受理投诉1年多不予回复,《停建通知书》成一纸空文

  西垟村村民朱先生说,2011年12月,他们向永嘉国土局投诉陈丐科违法建房,但至今没得到回复。

  永嘉国土局去年1月6日出具的信访事项受理通知书称,该局将在60日内向投诉人作出书面答复,如属重大、复杂、疑难的,经该局负责人批准,将延期30日作出书面答复。

  今年3月20日,记者来到该局信访接待大厅。一姓李的工作人员翻找了相关资料档案后告诉记者,对该村村民朱先生的投诉,他们尚未作出答复。

  这名工作人员说,此案目前还没有作出处罚决定,一般情况下是等处罚决定作出后再予以回复。

  相关资料显示,2009年3月,沙头国土资源管理所曾向陈丐科发放《停建通知书》,认为其在未取得合法审批手续情况下建房。然而,这则通知书成了一纸空文,这幢别墅最终还是完工了。

  诸永高速公路永嘉段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相关条款中写明,协议书一式七份,当事人及指挥部各执正、副本一份,乡镇高速办、县房管局、县国土资源局各执一份。一村民说,这么多部门都有该协议书的原件,http://www.jinglawyer.com但规划、国土部门都没查出陈丐科手中的拆迁安置协议书是伪造的,让一份缺页的协议书复印件通过层层关卡,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