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热点新闻 >

拆迁律师点评:四川老人拆迁现场死亡讨要说法被拘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4-08-14 16:44

征地拆迁暴力手段真的越来越多了,为什么无休止的暴力手段,我们的点评是不是过于婉转,还是征收方看明白也不纠正呢!我们的制度为什么是这样漏洞百出,为什么执法人员可以违法行事,百姓对抗无力,谁能够来惩罚这些违法人员呢!
 
追究责任的流程真的很难实现,还是官官相护,百姓的利益是一文不值还是生命一文不值,当地警察是帮助正义还是帮助违法人员,当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受到严重的威胁时候,警察还在帮助违法人员再维护违法行为进行,那警察岂不是违法人员的帮凶?
 
问责乏力问题,承认事件过错,还百姓公道真的这么难吗?
 
这个事件中老百姓在征地拆迁的事件中被欺压了,而且死在了现场,家属只想讨回公道,去烧花圈就要抓人吗?没有还百姓的一个公道,错误在前,不知悔改,还要继续抓人,这不是明摆着欺压百姓吗?谁然百姓在政府大院烧纸不对,但是百姓选择了一个无力的诉求方式来讨要说法而已,如果你们能够解决问题的话,我相信百姓会愿意为自己在政府大院烧纸的行为负责。在现场我们看到了政府有关人员在大院门口录像,这是抓住百姓的不当行为咬住不放,为什么自己违法的行为不采用录制的手段,为什么百姓在现场录制就要受到没收和阻拦。先不气愤的评论了,让我们先看看征地事件的实际内容是如何的。
                                           
8月6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赵家坝被拆迁户袁方金,在拆迁现场跌落后死亡。当地政府称,死者系“突然昏倒并跌落至1米左右高的坎下”,“经抢救无效死亡”。
但家属对此说法提出了质疑,多名家属到县政府烧花圈讨说法,与政府人员发生冲突,5人被抓。
 
老人拆迁现场死亡家属扣留拆迁人员车辆
芦山县官方称,死者袁方金是四川省芦山县芦阳镇金花社区赵家坝人,今年69岁。因为修建芦山县沿江路工程,赵家坝段的23户居民已全部同意征收房屋,并领取了征收补偿款,包括袁方金家。
 
8月6日,芦山县政府对该小区已腾空的房屋进行拆除时,袁方金突然昏倒并跌落至1米左右高的坎下,后紧急送医,但抢救无效死亡。
 
昨日,袁方金的小儿子小袁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天拆除的是其大哥袁林的房子。
 
据小袁介绍,当天在拆除过程中,父亲一开始很支持配合政府的工作,“拆房子之前,我父亲还指导拆迁工作人员先从哪儿开始拆。”
 
但没过多久,双方便起了冲突。小袁称,当时父亲想起房子里还有东西未拿,想进屋去取,但被工作人员误以为要进入房中阻挠拆迁。
 
“冲突过程中,工作人员两次把我父亲摁倒在地”,小袁称,其父亲与工作人员一度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
 
“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倒下了,摔到了高坎下面”。小袁称,随后父亲被救护车带走。小袁认为,父亲跌落高坎与“两次被摁倒”有关。
 
事发后,袁家人扣留了一些工作人员的车辆。
 
家属县政府烧花圈讨说法5人被抓
 
“父亲被急救车带走后,我们无法知道关于他的消息”。小袁称,事发当晚8点多,他家亲属共数十人到县政府,却无人接待他们,“我们就在县政府烧了花圈”。
 
小袁记得,当晚12点左右,有人从县政府出来并告诉他们,袁方金已去世,“还说第二天早上6点到我们家商议如何处理”。
 
小袁称,次日早上四五点钟,他们与前来索取被扣车辆的人员发生冲突,“当时路灯一下就黑了,所有人的手机都没信号,他们看到手机就抢。”
 
小袁称,共有5人被抓。昨日,芦山县委宣传部负责人承认抓人,称“他们是妨碍公务”。
 
小袁称,9号上午,芦阳镇委书记曾勇约他们谈事情的解决方案。他当时问曾勇如何处理被抓的5人,“曾书记当时跟我说,怎么处理这个事,要看你们的态度。”小袁称,曾勇告诉他,如果父亲死亡的事情处理得让政府满意,“被抓的5个人未必不能减免处罚。”
 
11日下午,记者试图采访曾勇,但被其拒绝。
 
“事情到此为止吧”
 
昨日,芦山县委宣传部一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天,袁方金试图进入拆迁警戒线,在被工作人员劝离时突然昏倒并跌落到1米左右的高坎下。他称,袁方金跌落后,工作人员第一时间通知了急救车。
 
“我们有现场视频为证。”他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这段视频约2分钟,为当地电视台《芦山新闻联播》的节目,主要介绍了房屋拆除的相关情况,其中约有30秒提到了此事。
 
袁方金跌落一幕,在视频中不到10秒。视频显示,袁方金一直拉着一名黄衣男子的手,似乎在表达什么,此时周围约有近20人,其中4人穿有制服。突然间,袁方金身
子往旁边一倒,跌落到高坎下。随后,画面便显示为两人将其抬走,其中一人为黄衣男子。
 
“这段视频经过了剪辑”。小袁称,这段不超过10秒的视频,没有反映真实情况。
 
今晚8时许,小袁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地政府已解决好此事,但不愿告知如何解决,“事情到此为止吧”。
 
从河南的半夜强拆,到这个拆迁事件中丧失人命,当地有关部门看到媒体大力度的宣传和炮轰事件,所有人都在谴责,有关部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不得不协商解决问题,就算是不积极的态度也变得很迅速,好像自己房子着火一样,非常有效率的就把问题解决了。如果所有地方的部门都有这样的办事效率为百姓解决问题,那我们的社会将会非常的和谐。而且这两起事件中我们看到了有关部门,不但很迅速的解决了问题,还可以挽回自己的形象,让当事人自食其言的表示自己错了,这种做法是欲盖拟彰,也是告诉大家我们就算做错事了,我们也可以把这件事变成合理合法的事情,所有的错都可以用秘密的方式协商来解决。拆迁律师认为,公开自己的错误,追究违法相关人员的责任,严惩在事件中使用非法暴利手段的人和幕后指使者,处理的结果要坦诚不公的向社会公开是我们和谐社会的需求。

当您遇到不平等拆迁时求助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我们会用我们的专业技能维护您的合法权益。免费咨询电话:010-63797888、56225888,网址:www.jinglawyer.com转载文章时请标明文章出处!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