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热点新闻 >

拆迁律师点评安徽泗洪县拆迁户喝药主要原因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4-07-28 14:36

拆迁律师在7月16日的时候听到在北京中国青年报社门前喝药的新闻,随后什么信息都没有透露出来,当时轰动了北京城,是因为7个人集体喝药,生命都不要了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当时分析的是就应该是有什么很冤的冤情没有人帮助解决,最后才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路,来证明他们是冤枉的,他们是弱势群体。这个事情给我这个拆迁律师一个反思就是我们能够帮到的人就一定要尽全力,如果您的案情我们分析后很严重,您的经济很困难,我们甚至可以免费的为您服务,我们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一直都是这样认为团结比什么都重要,信誉比生命更重要。我们是有职业道德的律师事务所,我们是网络上著名的拆迁法律服务所,我们来看看主要的新闻内容。
 
        泗洪7名喝药者大部分来自青阳镇旗杆小区。7月23日,旗杆小区原址上正在修建商品房,开盘价格每平米4000元以上。
 
  7月16日早晨8点10分,北京某单位门前,7名来自安徽泗洪青阳镇的中年男女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农药瓶,喝下农药,随后被送入医院抢救。
 
  上述喝药者的亲属告诉新京报记者,这7人在泗洪的房产遭遇拆迁,他们认为拆迁补偿不合理,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未得到回应,在房屋被强拆后,他们决定喝农药,以期引起媒体关注。
 
  为了规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活动,维护公共利益,保障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2011年《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征收补偿条例》)颁布实施。
 
  新京报记者在泗洪的调查中接到多个镇拆迁居民反映,称泗洪政府在征收拆迁房屋过程中,没有发布拆迁公告,也未出示相关手续批文,且补偿标准过低。双方未达成拆迁协议,但政府未通过法院,而是由住建局和镇政府人员带着施工队进行强拆。这些均严重违背《征收补偿条例》。
 
  对此,泗洪县委宣传部转述国土、城建等多部门回应称,对拆迁户所反映的各项问题,各部门都在调查之中,具体问题目前不便回应。
 
  “口头通知”的拆迁
 
  小区居民称从未见过征收补偿方案及征收决定公告
 
  7月16日下午,泗洪县青阳镇三里社区居委会旗杆小区居民王建兵看到网上的消息,才知道去北京反映拆迁问题的妻子孙成梅,竟然喝了农药。
 
  包括孙成梅在内的7名喝药者,大部分都来自青阳镇旗杆小区。他们做出极端行为的原因,与不满该小区的拆迁补偿有关。
 
  据了解,旗杆小区是1995年泗洪县政府对县城中心的青阳中路周边进行旧城改造而建设的安置小区,原住居民将原有平房拆除,按照县里统一规划在原址上自建楼房和平房,小区共有500多户,占地200余亩,改造后,政府下发了房产证、规划许可证和土地使用证,土地性质为国有土地。
 
  去年9月份开始,泗洪县政府再次以旧城改造的名义对旗杆小区进行拆迁。
 
  王建兵告诉新京报记者,拆迁是“口头通知的”。去年9月初,小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入户动员,居民才知道小区即将拆迁。此后征收房屋过程中,都是由拆迁办和镇政府工作人员传达消息,他们甚至没有见过应由县政府发布的房屋征收决定。
 
  “这个拆迁补偿低得离谱。”王建兵说。
 
  另一名喝药者王娟所在的青阳镇孙何社区,补偿标准为每平米1350元,同样不被拆迁户接受,“周边房价都在每平米4000元以上。”王娟的老公谢洪刚说。
 
  除了选择一次性拆迁补偿款,政府还为旗杆小区与孙何社区提供了另一种安置方案——折价购买安置房。
 
  但拆迁户们也无法接受这一方案。“安置房在边远郊区,而且价格也在每平米2000元以上,买这安置房不但一分补偿款拿不到,还要往里倒贴钱。”王建兵说。
 
       根据《征收补偿条例》规定,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至少不低于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旗杆等小区的房屋征收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不合理。”
 
  但上述两小区的拆迁户称,他们从未被告知可以选择专业评估机构。在被告知补偿价格后,居民们多次向拆迁办和镇政府反映补偿过低,但一直未获回应。
 
  对此问题,泗洪县委宣传部表示,国土部门仍在研究,不方便回复。
 
  空白拆迁合同
 
  合同主要内容是同意拆迁、补偿方案,但具体补偿价格等均为空白
 
  旗杆小区和孙何社区的居民们对口头通知的两种补偿安置方案都无法接受,从去年10月起,孙成梅等人开始向宿迁、南京、北京等相关部门反映问题。
 
  上访者还在网络论坛发帖,称他们去江苏省信访部门反映问题后,被青阳镇派出所强行带回,被戴上黑头套关了起来。
 
  7月18日,青阳镇孙何社区居民李洲称,因拒绝拆迁,他和他的母亲都曾被戴着黑头套关过4天。
 
  据此前《南方都市报》报道,泗洪曾以“学习班”的名义关押上访者和钉子户。当时,泗洪县委宣传部、信访局等部门均予以否认。
 
  王建兵说,他非常担心妻子此次被抓回来后受到更严厉的处罚。
 
  泗洪县委宣传部对此表示,这一问题相关部门正在调查,不便回答。
 
  尽管部分拆迁户们拒绝搬走,但他们的房屋还是于去年11月后被拆除。
 
  多名拆迁户称,他们的房子遭遇了强拆。谢洪刚说,强拆导致家里电器家具被损毁,夫妻俩不得已买了简易板房,搭在废墟边,但随后,板房和新购置的家具家电再次被拆毁。
 
  多位被强拆者反映,拆迁补偿始终没有发放给他们.
 
  王建兵称,2013年12月,他的房子由泗洪县住建局和镇领导带领施工队强拆,他未收到法院的任何通知。
 
  此外,多位拆迁户反映房子被强拆前,还被迫签署了一份空白拆迁协议书和不上访保证书。
 
  “空白拆迁协议要签八份,内容主要是同意拆迁和补偿方案,但具体补偿价格等都是空白的,什么也不填,只让签自己的名。”李洲说。
 
  不上访保证书写的是,以前上访都是错误的,保证以后不上访,不与上访人员联系。
 
  记者没有见到空白拆迁协议和保证书,拆迁户们称8份协议全部被政府收走,他们没有保留。
 
  对此,泗洪县国土局和公安局均不予回应。
 
  泗洪强势拆迁
 
  泗洪政府要求征收工作从“以征促建”到“以建促征”再到“建好再征”转变
 
  在7名拆迁户采取极端行为前,拆迁户与当地政府的矛盾,已频繁见诸报端。新京报记者了解,拆迁矛盾频发的大背景,是泗洪最近几年大规模的强势拆迁。
 
  2012年11月,泗洪本地媒体曾报道,时任泗洪县委书记徐德指出,要“强力推进”房屋征收工作。青阳镇党委书记杜威称,该镇2013年征收面积突破60万平方米。
 
  宿迁当地媒体消息称,2013年上半年,泗洪全县乡镇新征收33802户,任务过半。征收工作也从过去的“以征促建”到现在的“以建促征”,并逐步向“建好再征”转变。
 
  泗洪《2013年住建局一-三季度工作总结》显示,该季度涉及被征收户约6400户,征收面积约80万平方米。
 
  据泗洪县政府官网,2013年9月5日,泗洪县政法委书记徐宜军主持召开旗杆小区危旧片区改造房屋征收工作动员会,徐宜军指示,计划用20天的时间全面完成对旗杆小区的征收工作。
 
  大范围的拆迁工作,同样给拆迁办带来极大压力。泗洪2013年一份拆迁征收工作方案显示,对拆迁工作组有严格的奖惩措施,“工作组提前完成拆迁任务的,每天奖励500元。每剩1户未做好征收工作的,每户每天罚200元。”
 
  面对泗洪县政府的强势拆迁,谢洪刚说,政府发展经济搞拆迁大家支持,“但希望不要损伤老百姓的利益。”
 
拆迁律师认为,普及拆迁政策,普及拆迁法律很重要,我们认为生命是无价的,以后不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因为你的生命付出,问题也不一定能够解决,我们要学会运用制衡违法者行为的方法,如果他们是违法的,我们就用了解法律的人来用法律对抗他们就可以了。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命是短暂的,也是脆弱的,我们要珍惜我们的生命!我们有了生命才可以解决你想要解决的问题。拆迁律师认为我们拆迁行业中应该解决相关的违法问题,加大惩罚制度,大力帮助弱势群体,严惩拆迁相关人员的非法手段。虽然现在的制度中还没有这样的政策,但是我们拆迁律师会在这些制度出来前帮助我们的拆迁户避免受到这样那样的损失和骚扰。希望大家在看到我们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的相关文章时候能够明白,我们是用信誉帮助每一位被拆迁户的,相信我们的法律专业程度,因为我们只办理征地、拆迁的案件,我们整合了北京很多著名的拆迁专业的律师,成立了北京拆迁律师团。

当您遇到不平等拆迁时求助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我们会用我们的专业技能维护您的合法权益。免费咨询电话:010-63797888、56225888,网址:www.jinglawyer.com转载文章时请标明文章出处!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