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热点新闻 >

拆迁律师认为河北石家庄赵县征地要“火”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4-05-23 14:19

拆迁律师发现了一个征地拆迁的潜规则,那就是征地的时候都是不明身份人员,社会闲散人员,好比是城管中的临时工,只要出现任何问题当地部门都会把这些临时工推出去,这样的是事件已经不再少数了。现在出现问题的征地也是如此,每次不是动用当地的城管就是组织一伙临时工,我们真的对这种行为无计可施吗?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如何应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其实还是那些方法,就是报警,避免自身受到伤害,千万不要与那么多人对峙,劲量暗地拍下他们的所作所为,把有关指挥者的照片要拍的清晰一些,最后方便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如果受到严重的威胁可以正当防卫。
 
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在没有和村民签署征地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施工修建澄波街,施工现场竟然出现了200余名不明身份人员,对阻止施工的村民大打出手,而现场的赵县住建局局长竟然指挥不明身份人员殴打村民。
 
网易河北讯 近日记者接到投诉,称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在没有和村民签署征地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施工修建澄波街,施工现场竟然出现了200余名不明身份人员,对阻止施工的村民大打出手,而现场的赵县住建局局长竟然指挥不明身份人员殴打村民。
 
中新网记者来到赵县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在赵县北二环附近澄波街道路施工现场记者看到,工程处于停工状态,工地上没有一个施工人员。提起十多天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幕,赵县赵州镇西晏头村村民田文菊仍然心有余悸。
 
村民护地遭殴打 下跪求救无人应
 
据田文菊回忆,4月28日下午1点半左右,她正在事发现场附近浇地,突然看见一辆挖掘机停在了路边准备施工,修路涉及到的二十多户村民闻讯也来到现场,为了阻止铲车进地施工,很多村民们都站到了铲车前。这时忽然不知从哪冒出近200名不明身份人员,驱赶村民并对村民拳打脚踢。
 
“一共有5名村民在冲突中受伤。”村民李丽彬告诉记者,这几名村民被打得头破血流。
 
在赵县中医院,记者见到了被打伤的村民李庆海。69岁的李庆海哭着讲述了被打的经过:“他们扔老百姓就像扔麻袋一样。”李庆海说,一群20多岁的年青人拽着他的胳膊和腿把他扔到一边,随后他便遭到殴打。
 
在河北省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受伤最重的村民赵满仓显得还有些神志不清,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谁把他打晕的。
 
田文菊告诉记者,冲突发生时,她身边的一个人对她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腿也不好,不要闹腾了,你不看看来了一群什么人。”后来,田文菊得知,这位劝说她的人是赵县副县长梁胜军。
 
西晏头村村民郭召辉当时也在现场,“我母亲看到有村民受伤后,曾向现场镇里的工作人员下跪求救,但该工作人员甩袖离去,其他的政府官员没有任何反应。”
 
村民称住建局长指挥打人
 
据李庆海回忆,事发当天,当村民们围在铲车周围时,一名戴着墨镜的男子走过来对村民说,“有什么事冲我来”,后来他才得知这个戴墨镜的男子是赵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董学政。
 
“当时大家都想听董学政给个说法,但没想到他一摆手,身后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就冲进了地里。”李庆海说,这群小青年开始对村民进行殴打。
 
李庆海的话,得到了现场目击村民的证实,有村民称,董学政当时对那些人说了一声“上”。记者日前来到赵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了解情况,该局办公室主任李涛告诉记者,董学政去县里开会了,不在局里。随后记者数次拨打董学政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事件发生后,西晏头村村民郭召辉马上报了警,李庆海说民警到达现场后的一幕让他感到心寒。“我现场指认了打人者,当警察要将人带走时,过来一群人围住了警察,一个穿黄色褂子的人说了几句话,警察就把人放了。”
 
官方回应:村民与施工人员有冲突
 
在赵县赵州镇政府,负责信访工作的副书记任东涛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赵县澄波街工程是县里的重点建设项目,这个项目需占用赵州镇西关、西晏头村及朱家庄村的部分土地。工程施工前已经和村民签订了征地协议,每亩地按“双八百”(每年每亩地以800斤小麦和800斤玉米的市场价格为标准给予补偿)的标准给予补偿。
 
对于任东涛的说法,李丽彬给予否认。“村里根本就没有和村民签订补偿协议,只是签订了一份青苗补偿费协议,而且西关村是按每亩101000元的标准一次性给予补偿,为什么我们村按“双八百”补偿呢?”李丽彬说,此前村里干部答应的是给予一次性补偿,现在却变卦了,老百姓当然不同意。
 
针对发生在西晏头村的打人事件,赵县宣传部新闻科科长朱涛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情况说明,该说明称:4月28日下午,县政府组织赵州镇、住建局工作人员到澄波街工程施工现场维持秩序,配合施工方对地面附着物进行清理,期间,个别西晏头村村民强行阻拦工程机械进行,并与施工人员有推搡冲突行为。目前,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处理。当记者提出采访当时在现场的副县长梁胜军时,朱涛表示他无权为记者联系县领导。几经努力,记者最终也未联系到梁胜军。
 
对于政府的说法,西晏头村村民觉得不能接受。“打人的根本不是施工人员,当天就没有施工,施工的人员都不在,打伤村民的人肩膀上都有纹身。”村民李瑞召说。
 
据当天报警的村民郭召辉介绍,事件发生后,他曾经拿着现场录像到赵县公安机关,对打人者进行了指认,后来一位办案的民警告诉他,其中一个外号叫“吹三”打人者已经被锁定。“这个人就是我们邻村的一个无业游民,根本不是什么施工人员。”
 
村委会被指造假坟骗取政府补偿款
 
在采访过程中,西晏头村村民还向记者反映了一个情况:该村村委会公然造假坟,骗取国家补偿款。在施工现场记者看到,村民的地里有很多刚刚挖开的大坑,村民们说这就是村委会造假的证据。
 
西晏头村民施维连指着自家地里的几个大坑告诉记者,她家的地里根本就没有坟头,但是有一天她眼看到一个开挖掘机的人,在她家的耕地里伪造假坟。“当时干活的人说,不碍地的事,就是为了弄国家的钱。”施维连说,她家的地里造了6座假坟,村里一共在这片地上造了20多座假坟。据村民郭召辉讲,每个坟头的迁坟费是1000元。
 
针对造假坟一事,记者电话联系了西晏头村村支书牟春法,牟春法并未给出正面回应,他表示目前迁坟费还未发放,迁坟的数目还需要有关部门进行核实,才能最终确定。赵县赵州镇政府负责信访工作的副书记任东涛则表示,关于西晏头村造假坟骗取补偿款一事,他目前没有接到村民的反映。
 
我们百姓应对这样的事情有的时候是很苦恼的,因为没有真正的正义能为自己做主,反而是跑这跑那被溜来溜去相互的推脱责任,我们一定要用法律的武器为自己维权,只要是牵扯当地有关部门的案件一定要聘请北京的拆迁律师,这样拆迁律师在进行调查取证的时候是不会受到当地有关部门的干涉,也不会因为当地的有关部犯了错误就不敢调查和行政诉讼。
 
说到这里我们感觉征地拆迁很让人心寒,心寒的是当地有些部门的所作所为伤了民心,有关部门的领导是欺软怕硬,目无法纪,自身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超出了自己的权限和法律界限,这些事情如果在当地办理肯定是受到很大的阻力,因为地方的有关部门的相互庇护很严重,所以当地百姓才会心力交瘁。拆迁律师认为征地拆迁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启动法律程序,用法律手段介入,效果肯定要明显很多,让他们自己要知道自己犯下的错误是触犯法律而不是触怒百姓。

当您遇到不平等拆迁时求助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我们会用我们的专业技能维护您的合法权益。免费咨询电话:010-63797888、56225888,网址:www.jinglawyer.com转载文章时请标明文章出处!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