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拆迁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热点新闻 >

拆迁律师关注买小产权房人的心酸与苦恼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4-01-16 10:29

拆迁律师提醒大家千万不要在有侥幸心理购买小产权房,不要认为不在北京买就一定安全,也不要认为在北京买了以后会把小产权房转正,售楼处的花言巧语千万不要相信,现在小产权房谁买谁后悔。我们来仔细读一读买北京小产权房人阐述自己买房和卖房的过程。
尽管不合规矩,却屡禁难绝,而国家这些年也一直没有形成完善的顶层改革设计去破解这一难题。“存在即合理”,一再的“拖延”和“搁置”,如今,小产权房面
积逾66亿平方米,有超过8000多万居住者,巨大体量让清理更显尴尬和困窘。
 
日前,回击小产权房“转正”传言的,是国土资源部和住建部又一轮查处小产权房行动,力度空前,而单一的行政指令能否遏制小产权房愈演愈烈,形势仍不明朗。离于辛庄 2014年元旦刚过,于辛庄“拆房”的传言又开始沸腾了。
 
1月8日,赵庆趁休班从市区赶往于辛庄,看一看他那套小产权的投资房。一下地铁,路过沙河镇政府,他无意间看到马路对面矗立的两个牌子,上面的字让他觉得格外“刺眼”:“在建、在售小产权房属违法行为”。违不违法的,说这些谁不知道,但谁也不是想钻个空子。”赵庆赶紧安慰自己,实际上心里却堵得难受。于辛庄
 
,这个位于北京北六环内、五环外的村庄,小产权房鳞次栉比,并在上至中央、下到地方的国土部门历次整治中,屡屡上“黑榜”。最近一次,去年年底国土资源部、住建部督办清查小产权房,于辛庄的泰安公寓成了首个大城市公布新清查出的小产权房项目。尽管该村所属沙河镇政府称于辛庄泰安公寓尚无具体拆除时间表,但
 
于辛庄的村民们都觉得“这回看来动真格了”!赵庆两年前在于辛庄买的房子,一股脑儿掏光了几十万元家底儿,想着等房价涨了,还能赚点儿。“每平方米五六千块钱,别说在北京三环、四环,就是在昌平,想买有产权的商品房,这价格还得再翻个三四倍。”老赵说,当时买这套房子也仔细盘算过,况且这边交通不错,从地铁站出来,步行才1.4公里,“基本上算是出门就能坐地铁。”不过自从买了这套房,老赵就陷入了忐忑。
 
2012年9月17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在其官网公布:“北京市集中开展清理整治利用集体土地违法建设销售工作,初步清理出自2008年以来在建在售的79个违法占地项目,其中昌平区查处的违规项目最多……”在这份名单中,于辛庄有三个项目在列,分别是绿城新干线、翠湖新城和于辛庄村回迁楼。老赵买的正是翠湖新城,虽然官方从未明确说“清理整治”就是要“拆房”,但是自己买的小产权房被点名,老赵确实有些后悔。
 
不过“点名”后不久,翠湖新城就改了名,转身成为“于辛新村”。预感到这次清理力度会很大,老赵不敢再等房价涨了,去年9月底就将房子挂到了中介公司往外
卖。“我的房子是75平方米,标价65万,当时以为卖出去不成问题。”老赵说,结果三等两等都没有人看房。
 
如今,老赵每天往中介公司打电话,卖房是“头等大事”,“今天有去看房的么?诚心买的话,价格可以再商量……”老赵常用“心急如焚”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因
为国土资源部、住建部还把督办“小产权房”的点儿选在了于辛庄。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更表态称,坚决清理整治小产权房,对新增小产权房“零容忍”,发现一起,
查处一起。“房子卖不出去,我很着急,怕砸在手里,一准儿亏。”老赵说,于辛新村的家自己还从来没住过,但现在只想着能早点儿卖出去了。
 
小产权房的生长逻辑
 
走进于辛庄,墙角旮旯里到处贴满了出租房屋的小广告。这个远离北京市区,隐藏在繁华都市背后嘈杂、混乱的村落,因为背靠地铁昌平线,早已成为新的“城市蚁族”聚居地。张凤翔大学毕业后就留在北京打工,三年前海淀唐家岭拆迁改造时,他从唐家岭搬到了于辛庄。
 
“村里到处都是小摊小贩,生活虽然拥挤,但却方便、实惠。”张凤翔说,他现在每月三四千元的收入逼得他在租房时很看重“实惠”。在村里一条坑坑洼洼的主路
上,沿着路两旁的摊贩商铺,上面四层、五层小楼都是房主自建的,作为一个住了3年的老房客,他非常理解房主盖的这种“筒子楼”,“多盖出几间房,可以租给
更多的房客。”
 
这种实惠论最恰当地解释了小产权房生长的逻辑。作为现代化进程中城市与农村博弈的产物,小产权房总是在城乡接合部集中生发,它出现的根源就是城乡二元土地制度。与价格奇高的商品房遥遥相对,小产权房价格更亲民,一个“小”字,则点出了其在制度合法性上的缺失。嫡庶有别,其中被掩盖的,则是一个个个体不同的利益选择。
 
楼下吃完一碗牛肉板面,张凤翔回到了租住的小屋。这是村民加盖的自建房,他的房间在五楼,走到二层时,不小心被堆在狭窄过道里的行李箱和被褥绊了一个踉跄,他知道这是又有新邻居要入住了。整个楼层只有一个公共卫生间,在楼梯口旁有两个水龙头,可以洗漱使用。”这时传来房东的声音,当年房东对小张也是这样嘱咐的。顺着楼梯爬到五楼,走廊两边并排着六间房子,小张住在最靠楼梯口的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屋里,小张的“家当”简单到极致,只有一张单人床、简易衣橱、电饭锅和烧水壶。
 
这里的条件很差,比如洗澡,小张说在冬天,这算是一个“奢侈”的项目。他平均两个周才洗一次,“出租房里没有洗澡的地方,平时洗澡要到外面的浴池。”
不过房租倒是与这个条件很相称。一季度的房租,算上水电费、上网费,小张一共掏了2100多元。“房租不算贵,每月才300块钱。”小张说,“主要是冬天还得每
月交200块钱取暖费。”
 
在于辛庄,这类自建房非常普遍。于辛庄村民张景洪(化名)告诉齐鲁晚报记者,自2008年起,村里陆续建起一些小产权楼房,很多人加盖自建房其实都是想等待拆迁补偿
 
2010年底,于辛庄村委会曾试图通过“于辛庄旧村改造”,向村民预付20万元作为回迁保证金,此举被村民质疑其实际目的是将村里的小产权房合法化,后经媒体报道后,镇政府叫停了这一行为。不过,村民们认为,一旦拆迁,村里必然要支付自己补偿款,因此很多人都开始“扩建”自家的房屋。
 
张景洪在自家宅基地上盖了一栋三层小楼,楼上有30多间房子可以出租。而像张景洪这样的村民并不在少数,据于辛庄村委会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村一共有350余户村民,大部分都有自己的宅基地,不过自建房也都是小产权房。“根据国家对小产权房的清理整顿政策,这里随时可能被拆迁改造。”张凤翔说,如果搬迁,他又得再次搬家。
 
而村民则坚持认为法不责众,既然大家都这么干了,村里的小产权房规模如此大,政府很难在短时间内全部进行清理。“拆掉是不可能的,这里的房子基本都是这样,都住了很多年了,要怎么安置我们?”张景洪说。
 
拆迁律师认为大家的想法是错误的,毕竟大家是在违法交易,难道你违法了,法律还不管你吗?毕竟你们买的小产权房是违法建筑,违法出售,大家是违法购买,都想钻法律的空子,认为买了这样的房子以后就可以转正增值了,但是国家土地吃紧,寸土寸金,小产权拆迁势不可挡,中央为了遏制小产权房再次建设下了死命令,一律清除,现在北京市必须清理这些小产权房,以后慢慢的蔓延到各个省市,小产权房以后将会成为历史。

本文章版权所属: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网址:www.jinglawyer.com,转载时请标明文章出处!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