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平在社会

您的位置:首页>京平在社会

京平在社会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这些征地拆迁中的小官大贪,严惩!

文章来源: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发布日期:2021-12-29
分享到:
44.4K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管筱璞报道日前,江苏省镇江市纪委监委网站通报:对润州区人民政府原副区长祝中昊严重职务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决定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通报显示,其“公权私用,骗取国家拆迁补偿”。

  征地拆迁过程中,一个项目少则数百万元,多则上亿元,资金密集、资源集中,存在廉政风险,违纪违法问题时有发生。这些贪污受贿、失职渎职问题不仅给国家财产、人民群众利益造成重大损失,也会给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带来负面影响,必须严肃查处。

  村干部重复领取拆迁补偿款,挪用、违规支出补偿备用金不入账;拆迁安置科办事员虚开收据,收取房屋差价款

  河南省武陟县龙泉街道西马曲村村委会原主任宋永胜另有一重身份——一个债务缠身的玻璃厂老板。生意不顺的他多次贪污、挪用公款,时间跨度长达8年,涉及金额700多万元。

  2003年,村集体企业玻璃厂濒临倒闭,宋永胜接手经营。由于缺乏经验和技术,十几年间,玻璃厂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债务多达1600万元。

  就在宋永胜深陷绝望之际,2012年初,西马曲村进行征地拆迁,其承包的玻璃厂在拆迁范围内,补偿金额为679.15万元。此后,宋永胜分别于2012年8月5日、11月9日两次从专用账户中领取了300万元补偿款。2013年1月,武陟县区域规划调整,西马曲村从原龙源镇政府划转到龙泉街道办事处管理,村里的财务手续随之转到龙泉街道办事处财政所,而征地补偿专用账则留在了原龙源镇政府。

  于是,宋永胜故意隐瞒相关事实,让妻子在财政所分17次重复领取补偿款。宋永胜事后向办案人员交代:“如果我不说已经在龙源领过了300万元,这个事谁也不会知道。到龙泉办事处后,由于拆迁工作还是我负责,便有机会重复领取。”

  随后,西马曲“村两委”了解到拆迁群众担心不能及时得到补偿款,便向街道办事处申请先行领取一部分资金作为备用金。这个便利群众的安排,再次让宋永胜钻了空子。2013年4月至2018年5月,宋永胜以各种名义在龙泉街道办事处财政所和西马曲村会计冷某手中,领取备用金684.5万元未入村财务账。

  据武陟县纪委监委办案人员介绍,这笔钱除少部分用于群众补偿和村务支出外,宋永胜挪用400多万元,违规支出200多万元。

  2021年1月13日,宋永胜被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审查起诉。8月30日,法院判处宋永胜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5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732.37万余元。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这些征地拆迁中的小官大贪,严惩!

  在拆迁过程中谋利的并非只有村干部。陈冉,原为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城市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拆迁安置科一名“90后”办事员,长期沉迷网络赌球。2021年1月,陈冉被安排至淮阴区星光B、C地块拆迁办工作。没多久,他发现了财务管理存在的漏洞:为便于工作,财务空白收据领取前已盖好公章,却未集中妥善保管,且平时不核账,这意味着私下开票收钱,钱未入账也不易被发现。

  一次偶然的机会,熟人殷某委托陈冉办理拿房手续,并给陈冉转账差价款31440元。为赌资发愁的陈冉模仿财务人员签名,给殷某私开了一份收据。短短一个月,陈冉如法炮制,私自收取20名拆迁安置户近40万元房屋差价款和车库款。

  直至今年3月,一位拆迁安置户要求调房,向公司提供了陈冉出具的虚假收据,事情终于败露。经调查,2021年1月至3月,陈冉私自用窃取获得的70余份票据为34名拆迁安置户开具收款票据,收取房屋差价款和车库款共计134.8万余元,主要用于网上赌博和个人消费。2021年10月,陈冉因涉嫌犯挪用公款罪,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少则一两万,多则十几万,雁过拔毛收受近80人好处,带动单位同事集体贪腐。

  职务虽然不高,但拆迁户谁家能赔偿多少、赔偿到什么地段(楼层)、拆迁工地上的残值业务谁能干等涉及重大利益的事项,王红卫都有相当大的决定权。

  王红卫,长期从事拆迁和征迁控违工作,是一名对相关政策、法规烂熟于心的“老征迁”。

  少则一两万,多则十几万,小到拆迁时从优结算以获得更多拆迁补偿,大到承揽房屋拆除残值出售业务,王红卫先后收受近80人的好处。

  2016年至2020年期间,王红卫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承揽工程、违规分户、违规更名、优先选房、结算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他人所送人民币合计267.4万元和0.5万元超市购物卡、2万元饭店消费卡。

  看到王红卫如此罔顾法纪、擅权谋利,六所副所长张松、马成齐及工作人员端晓伟非但没有揭发检举,反倒沆瀣一气。自从帮助朋友在“房屋附属登记表”上动手脚,多算了近万元装修附属物补偿后,张松思想防线逐步坍塌,开始接受拆迁户吃请,收受礼品、现金等财物,担任副所长三年内,涉案金额100余万元。马成齐在六所主要从事信访接待工作,为拆迁户提供政策法律咨询服务。在征迁工作中,他知法犯法、以权谋私,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十余名管理服务对象财物50余万元。工作人员端晓伟不仅收受拆迁户的各种礼品礼金,还为自己伪造档案,套取拆迁安置房一套。

  2021年6月18日,法院一审判处王红卫犯受贿罪、贪污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45万元,对其违法所得253.1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其余3人也受到处理。

  征迁启动、权属审核、补偿安置是征地拆迁环节违纪违法问题多发环节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杨丹告诉记者,征地拆迁领域违纪违法问题主要发生在三个环节:一是征迁启动环节,为获得丰厚回报,一些房屋征收公司通过权力寻租,向决策者贿送钱物,以期达到获得征收项目承包权及加快征迁服务费拨付进度等目的。二是权属审核环节,一些公职人员出于私利,伪造土地使用权证书、房屋产权证、建房证明等资料,从中骗取国家补偿或收受利益相关者的贿赂。三是补偿安置环节,由于个别单位或部门履职不到位或故意姑息纵容,导致原本已获得征收补偿的房屋,再次被列入新项目的征收补偿范围内,出现重复征用、“一物多补”等问题。

  王红卫等人在“忏悔书”中坦言,平时主要忙于接受上级安排任务、与拆迁户接洽商谈,政治学习相对松散。加之面对诱惑时,自我约束不强,便逐渐走上了歧路。

  “组织生活流于形式,村务公开弄虚作假,村干部睁只眼闭只眼,多种原因造成了宋永胜一人管、一言堂的情况。”西马曲村党支部书记李红军事后反思,“因为是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愿得罪他,有很多事情我也没有细问。”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反映:“我们年龄偏大,对财务专业知识不了解。村里的好多事情,宋永胜不跟我们说,也很少开会通报,村监会不知道该如何开展监督。”

  拆迁涉及面广、利益密集,但未涉及拆迁的群众往往不了解情况,而拆迁户因有利益牵涉其中,对外则守口如瓶。有利益输送的拆迁户与拆迁事务所形成共生关系,对违规违法行为缄口不言;没有利益输送的拆迁户担心检举揭发会使自己受到不公待遇,不敢或不愿站出来,群众监督难以发挥效力。

  深化以案促改,弥补制度漏洞,加强日常督查,斩断基层拆迁领域以权谋私利益链

  浙江省平湖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今年以来,平湖市紧盯拆迁拆违领域12大类重点问题和薄弱环节,开展拆迁拆违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治理,共立案处理腐败问题20件,其中受到党纪政务处分30人,移送司法机关1人。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这些征地拆迁中的小官大贪,严惩!

  浙江省开化县纪委监委发挥“室组地”优势,通过座谈了解、实地走访等方式,摸排征地拆迁过程中侵吞骗取、冒领私分、贪污挪用补偿款等问题线索。图为该县纪检监察干部在华埠镇杨村工业园区了解相关情况。余青青 摄

  该市纪委监委成立拆迁拆违领域专项治理办,实施主体发动、室组联动、督查驱动的“三动”机制,要求三改一拆办、发改局、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等部门召开动员部署会,传达要求、自查自纠;纪检监察室和派驻机构紧盯信访举报、正风肃纪、巡察审计、审查调查四大渠道开展线索大排查、大起底。

  针对陈冉案暴露的财务管理混乱问题,2021年11月16日,淮阴区纪委监委向区城市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公开送达监察建议,要求该公司深入剖析案例、分析原因、查找漏洞,对单位财务制度执行情况进行集中整改,进一步完善票据和资金管理,形成票据领取、使用、对账、资金核对闭环管理,达到查办一起案件、教育一批干部、完善一套制度、解决一类问题的效果。

  转自环球时报

44.4K
本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拨打010-63797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