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农村拆迁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资讯 > 农村拆迁 >

宣化县:蔬菜基地让步景观大道 拆迁人员暴打村民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4-19 11:18

  

  耕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蔬菜大棚是他们脱贫致富的金钥匙。然而,在河北省张家口宣化县沙岭子镇南兴渠村却因为一个市政规划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面积的良田和蔬菜大棚将由一条宽200米的景观大道取代,以其为生存之根的村民们将不得不忍痛割舍,另寻新的出路。

  “我们的农田有承包合同,蔬菜大棚已经种了二十多年,为张家口地区的蔬菜供应和保障做出了不小贡献,现在说征就征,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价格补偿也极不合理。耕地6.3万元每亩,大棚每平方米才250元,房屋1000元每平方米,折算下来也就相当于我们两年大棚种植的收入,太亏了。我们一直靠大棚养家糊口呢,现在都被征走了,不知道以后怎么活了。年轻人还可以外出打工维持生计,老年人怎么办啊!”村民董某告诉新观察记者。

  这些被征收的土地是用来建设张家口新区和张石公路的景观大道,景观大道宽200米,在宣化县境占地1139亩,3.8公里,共分八组进行征地。被列为张家口市重点2013年重点工程。 “好好耕地用来建设公路太可惜了,原来都是我们的基本农田。”村民指着被圈占的土地告诉记者。

  2012年10月10日,宣化县有关领导在沙岭子镇召开中央景观大道拆迁工作会。王小军县长强调指出:此次景观大道拆迁征地工作是宣化县当前重大的政治任务,关乎整个宣化县及沙岭子镇未来发展,切不可掉以轻心。各有关科局及沙岭子镇相关领导负责人要积极配合,加强沟通协调,严格标准,尺度一致,做到公平公正,做好文字、电子材料及影像的存档,确保此次征地工作顺利完成。2013年3月25日,张家口新闻网发布消息称该项目预计6底具备通车条件。

  那么,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占用农业用地的重点项目是否有合法的土地使用手续呢? 宣化县沙岭子镇主管副书记赵某告诉记者:“应该批下来了,但镇里没有。” 南兴渠村村委委员王世龙则表示:“没有见到任何征地批复手续,只见到过政府发布的征地公告。”

  土地法明确规定,基本农田或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及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 的,都必须由国务院批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道路、管线工程和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国务院批准的建设项目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设用地的,由国务院批准。然而,记者多方查询至今也未查到该国务院关于此项目的用地批文,也未见河北省国土资源厅对此项目用地的手续批复。项目用地的合法性存

  即便如此,项目依旧在按部就班的稳步推进。2012年10月21日,张家口新区奠基仪式在明湖桥畔举行。2012年11月,南兴渠村委会雇佣了邻村有名的 “二板头”以雅馨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名义组织拆迁,他们住在小学附近活动板房里,对被列入项目用地的村民进行拆迁动员。2013年3月1日,南兴渠村村委会将十几户村民召集到拆迁办,因为拆迁事宜,双方补偿款未达成一致。拆迁办员工三人上手将村民董志亮打倒,口鼻流血,当场昏迷。其哥哥董志会闻讯赶到现场讨公道,结果也被打得头破血流。

  至此,拆迁工作进一步升级,演变成流血冲突。

  董志亮和哥哥董志会家庭都很特殊。哥哥董志会一家四口,只有他一个人正常,其妻子和两个儿子都有精神病史,家里破破烂烂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弟弟董志亮一家五口,全靠种大棚养猪共两个大学生女儿念书,唯一的儿子先天性残疾,生活不能自理。兄弟两个都是老实农民,从未与人发生过口角。村民们向记者介绍:“拆迁公司打人也是有选择性的,恃强凌弱、杀一儆百以起到震慑效果,现在很多人都怕被打,不得不同意签字,可是有些农户至今也没有领到补偿款。”

  根据拆迁条例规定,实施征收、补偿的主体只有一个,那就是政府。今后不允许开发商或者拆迁公司参与搬迁,这意味着以后拆迁许可证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那么雅馨房屋拆迁有限公又是为何能堂而皇之大行其道呢?

  沙岭子镇副书记赵某表示:“政府当拆迁主体工作很难开展,雅馨公司是与村委会签订的合同,由他们具体负责拆迁工作,确保项目的顺利推进。”

  对此,村民们却十分不满,认为“南兴渠村委会置国家法律于不顾,违法雇佣拆迁公司采用非法手段侵犯农民合法权益,简直就是一手遮天,欺压善民,拳头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并质疑“如此拆迁,如此村委会怎能带上村民走上富裕道路?”

  虽然质疑不断,但是拆迁公司在村委会和政府的眼皮下依旧我行我素,对村民们恶语相加。先前打人肇事者至今未受到任何法律制裁,公开的在“拆迁办”里办公。村民对此气愤难当十分不解。而沙岭子镇副书记赵某和南兴渠村村委员王世龙认为:“公安机关没有抓人,是因为当事双方正在协商和解。”

  董志亮亲属认为,“这是在挑战法律尊严,政府和村委会已经把法律抛之脑后,既然已经伤人流血,肇事者就应该受到法律严惩,而不是以和解的方式来解脱他们的法律责任,刑事责任不能由民事责任来代替。”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