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农村拆迁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资讯 > 农村拆迁 >

黑龙江肇东强迫农民“上楼” 拆迁冲突致1人死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3-19 19:19

  

  

黑龙江肇东拆迁致死续:政府领导要求引咎辞职

 

 











 村民认为,农民能住上楼房是好事,但是也要从实际情况替我们考虑考虑。我们这屯子里的一百多户村民平时靠种每家门前那点菜园子为生,既能够自家吃又可以到集市上多少卖点钱回来,而我们搬到楼房去住以后靠什么生活?进了楼房我们装修是一笔钱、进户费是一笔钱、取暖费又是一笔钱,我们这些农民哪能花得起。

  调查动机

  《法制日报》记者接到举报称,1月9日上午,黑龙江省肇东市肇东镇东越村刘八虎屯村民因为拆迁问题,与当地执法局和拆迁指挥部发生群体冲突事件,造成一名70岁老人死亡。又是一起拆迁冲突事件。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法制日报》记者赶赴实地进行了采访。

  特别调查

  1月9日上午,黑龙江省肇东市肇东镇东越村刘八虎屯村民因为不满当地给出的种种搬迁补偿条件,满街悬挂拒绝拆迁的条幅并与当地执法局和拆迁指挥部发生群体冲突事件,造成一名70岁老人伤重不治。

  “这些村民满大街挂的白条幅(拒绝拆迁)内容是挺好的,但就是颜色太不吉利了,马上就要过年了我觉得也不好看,要是换成红颜色我就不反对了,可能也不会出现死人的事儿了。”说出如此雷人之语的是肇东镇党委书记许子武,记者在宣传部等待数小时之后,于事发当日23时许才见到了他。

  强拆条幅

  村民与拆迁人员群殴一老汉身亡

  事发当日15时,记者赶到肇东市人民医院,右小臂骨折的刘八虎屯村民程艳华经医生复查后回到病房输液。一听说是记者来了,走廊里十几名村民都聚到了程艳华的病房里,你一言我一语地争着说。

  程艳华向《法制日报》记者讲述了自己被打的全过程,1月9日清晨,有村民发现肇东市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和执法车辆来刘八虎屯附近拆除写有“抵制拆迁”标语的条幅,随后刘八虎的村民们便互相转告,很快聚集到了村头拆迁指挥部的办公室门前,9时30分左右拦住了想要拉走条幅的五菱牌面包车,并与司机发生争吵。

  紧接着村民们开始拉起白色条幅拦路封道,很多过往车辆见到情绪激动的村民也只能无奈掉头绕行。

  记者在村民提供的事发地监控录像上看到,9时46分,路旁的东越村拆迁指挥部办公室蹿出多名手持镐把的青年男子,对着村民开始乱打,村民四散的混乱场面中一名老汉因头部挨了一棒瞬间倒地。

  村民告诉记者,当时村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能动手打人,“村里的老爷们也都回去取家伙去了,几分钟之后再返回现场发现老段头躺在地上,满头鲜血”。

  见到这样的情况村民赶紧打急救电话,老人被送往了肇东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村民随后又拨打了报警电话和一家电视台电话,警车先到场要将拆迁指挥部办公室内涉嫌行凶的犯罪嫌疑人和执法局工作人员带走,村民们不同意,说要等电视台来了录像的情况下才能带走人。

  拆迁指挥部的人要从办公室里面往外冲,刘八虎屯的村民们一顿乱石将他们逼了回去,现场的警察一时也控制不了局面。

  僵持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电视台来人,村民们在自行拍照、录像的情况下才允许警方将其带离。

  15时30分,医院手术室内传来消息,上午被打伤的段国兴老汉抢救无效身亡。该医院脑外科副主任医师称段国兴的致命伤为脑部外伤,为遭钝器重击所致。

  午夜砸玻璃

  村民报警9次无奈成立护卫队

  离开医院后,在几名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位于东兴村刘八虎屯附近的事发地,拆迁指挥部办公室多扇玻璃被砸烂,室内一片狼藉。“这拆迁办公室是我们扔砖头砸的,当时怕行凶的人跑了,我们就扔乱石把他们逼回办公室。这是上午老断头倒地的位置。”一名村民指着地上的一滩血迹告诉记者。

  现场的另外几名村民向记者讲述了他们与拆迁办之间由来已久的宿怨。

  这场矛盾的起因要从两个月前说起。2012年秋天,肇东镇东越村要搞新农村建设,也就是俗说的让农民住楼房。肇东镇东越村下辖四个自然屯,司九窑屯、王先屯、于家屯和刘八虎屯,肇东镇政府便招当地名声显赫的福和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司九窑屯建设了东越新村小区,对村民们实施拆一平方米平房还一平方米楼房的政策呼吁村民“上楼”。其中三个屯子都响应了村上的号召住进了楼房,唯有刘八虎屯坚决不同意搬迁。

  刘八虎屯村民魏晓亮说,农民能住上楼房是好事,但是也要从实际情况替我们考虑考虑,司九窑、王先、于家这三个屯地理位置距市区最远,他们搬上东越新村小区当然没什么说的,但是我们刘八虎屯离市区非常近,地价也不一样,我们当然没有人同意搬。

  村民们说,我们这屯子里的一百多户村民平时靠种每家门前那点菜园子为生,既能够自家吃又可以到集市上多少卖点钱回来,而我们搬到楼房去住以后靠什么生活?进了楼房我们装修是一笔钱、进户费是一笔钱、取暖费又是一笔钱,我们这些农民哪能花得起?

  如果村民不同意这种拆一还一的补偿方式,也可按货币补偿,房屋建筑面积每平方米1200元,大棚面积按照每平方米80元进行补偿。

  魏晓亮说:“我们刘八虎屯平均楼房价格应该达到3000元左右,这种补偿价格不是明着欺负人吗?”

  因为村民们不同意村上的这种做法,便从2012年11月起开始在拆迁指挥部周围及村里的主要街道上张挂条幅,呼吁“和谐拆迁、合法拆迁……”另外,从11月15日开始,刘八虎屯开始频频发生午夜老百姓家玻璃被砸的事情,闹得整个屯子鸡犬不宁。

  就这样,刘八虎屯自发的组成了一支护卫队,由家里的壮丁分成两个组,轮班守夜,到天亮才收队回家睡觉。此后,果然再没有人家玻璃被砸。

  多官员被免

  肇东镇“一把手”要求引咎辞职

  听完村民们的抱怨,当日20时许记者来到肇东市委宣传部核实情况,恰巧在政府门前遇到了同样前来采访的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的记者。

  随后几家媒体被安排到宣传部办公室内等候。“大家稍等一会,领导们都在开会,稍后来跟大家发布情况。”副部长李晓东说。21时许,宣传部的工作人员给记者买来盒饭和水果,让大家边吃边等。

  22时35分,肇东镇党委书记许子武匆匆赶来,神情十分紧张。坐到记者面前时首先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刚刚参加了市里开的常委会,我们肇东镇的镇长刘红艳被免职,我这个党委书记也打算引咎辞职。”

  记者:东越村刘八虎屯的拆迁工程你了解吗?

  许子武:拆这个屯子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响应国家号召的新农村建设,让村子里的人都能住上楼房,有更好的生活;第二是刘八虎屯子的地理位置是要修建一条通村的“致富路”,其实路早就修好了,是一条二十米宽,双向四车道的公路。

  记者:路已经修好为什么还要拆迁?

  许子武:这条路是修好了,但镇上决定在路的两侧各修50米宽的绿化带,这个面积较大,所以要占用刘八虎屯的地方。

  记者:20米宽的路附带共100米宽的绿化带,这是通村的致富路?哪一级政府决定的?

  许子武:是镇里这么想的,村上也这么想,大家多年来的梦想,一直打不通是因为成本太高了。

  记者:新农村建设是怎么搞的?

  许子武:商业化运作、宅基地置换。主要是招标有实力的开发商,选好新址盖楼,政府配合将村里的农民搬迁到楼房里,空出来的宅基地置换给开发商。其他的屯子都是这么干的,村民们也没闹什么意见,只有刘八虎屯的人不干。

  记者:照你的意思是说刘八虎屯的农民搬到楼里去,空出来的宅基地属于开发商了,他们用这地修路搞绿化?

  许子武:那不是,这块地特殊,只能做公益修路,不能做别的。

  记者:村民们不搬家的原因是什么?

  许子武:其实村上给的补偿标准很高了,在拆一还一的标准上,每户还可以多给个二三十平米,无论砖房土房,都是统一标准,如果货币补偿最高的给过1500元钱一平米,最低的也是1100元。

  记者:一位70岁的村民在这场冲突中死亡你知道吧,事发前后你在哪里?

  许子武:我知道了,很痛心。因为今天上午我需要在市政府组织的十八大学习班上课,前一天我已经托付县长刘红艳和执法局的人一起去东越村附近拆沿街条幅,没想到就发生了惨案。

  记者:为什么要拆条幅?

  许子武:村民们满街挂着白条幅太难看了,而且在农村也有讲究,大过年的整得好像很不吉利。其实上面写的“抵制非法拆迁”的内容也是我们提倡的内容,要是换成红条幅多吉利啊,所以我让他们去拆的。现在想想真后悔,不让他们去拆就好了。

  记者:新农村建设的前前后后你有没有按期向市里的领导汇报,哪位领导听过你的汇报或者指导过你怎么实施?

  许子武:没有,都是我们自己镇上提出想法,村上具体干的,新农村建设是我们自己的梦想,自己的梦自己圆。如今已经这样了,我把手上的工作交接交接就辞职。

  根据肇东市委宣传部公布的最新消息:公安机关经过现场调查取证,迅速锁定犯罪嫌疑人,案件成功告破,5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刑事拘留。肇东市委决定,对负有领导责任的肇东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刘红艳免去党委副书记职务,停止镇长工作;停止主管副镇长马明哲工作;撤销村党支部书记姜兴庭职务;免去市行政综合执法局副局长生振山职务。(记者郭毅 张冲)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