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农村拆迁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资讯 > 农村拆迁 >

河南济源1年2000民宅被拆 党员不带头将被除名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3-05 22:36

 王庄村的村民,祖祖辈辈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生活,直到去年10月,一场拆迁行动突然席卷而来。
  村干部率先把自家房屋夷为平地,然后通过广播宣传、下发通知等方式,要求村民尽快拆迁。
  “不要当村里的罪人,谁不拆就是王庄的罪人。”
  多位村民称,广播里经常这样宣传。
  许多村民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们对拆迁方案并不满意,而且也不愿意在租赁的房屋里过这个春节。但迫于压力,大多数还是签订了安置协议,房屋很快就被推平,变成了一片废墟。
  对于这场声势颇大的拆迁行动,《济源日报》称赞其历史性地创造了济源拆迁史上的“玉泉速度”,树立了和谐拆迁的“王庄模式”。
  安置方案引不满
  直到去年10月前,王庄村村民一直以为整村拆迁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很快就变成了事实。
  去年国庆期间,“济东新区开发项目新区玉泉指挥部”正式进驻王庄村,办公点就设在村口。
  随后,每户收到了一份《济东新区一期开发建设拆迁补偿的安置方案》。这时,大家才感受到拆迁真的来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了这份安置方案。内容显示,村民可在产权调换和现金补偿两种方式中选一种。如果选择产权调换,则按户均建筑面积240平方米标准实行,超出部分进行货币补偿,不足部分按460元/平方米标准购买安置房至240平方米。如果选择货币补偿,按2500元/平方米进行补偿。
  王庄村大部分房屋在300平方米以上,如果村民同意拆迁,除了可获得240平方米的安置房,还有一笔包括房屋附属物赔付、过渡安置费、搬家补助费、拆迁奖励费在内的12万元左右的费用。
  对于这个安置方案,很多村民都持异议。他们认为,村民的宅基地被无偿收回,没有任何补偿。
  另外,他们对安置房也不满意。“马上过年了,我们谁都不愿搬啊。扒了自己的房子,只能去租房,四周都是农村,不知去哪租。”村民赵国正说。
  还有许多村民表示,他们的房屋是搞新农村建设时期修的,“有些只盖了一两年,一栋房要几十万元,这样推倒岂不可惜?”
  村干部带头自拆房屋
  上述安置方案,并没有具体写明拆迁期限,而是说“以办事处或镇政府与被拆迁群众签订的拆迁协议为准。”
  但到了去年10月底,拆迁工作进入了实质性的测量阶段。65岁的村民许丁乾回忆说:“当时指挥部只是说先测房,而且在11月19日前测量的,有500元奖励,于是许多户都测了。”
  去年12月初,房屋测量完后,指挥部开始布置拆迁工作。但由于许多村民不同意安置方案,双方陷入了短暂的僵持阶段。一位村民说,指挥部人员开始挨家挨户做村民的工作。
  随后,拆迁工作强力启动。村里到处张贴着《告王庄居委会全体党员书》,要求全体党员“带头拆迁,树立形象”,拒不服从组织决定的,要“从严查处”。村民也收到指挥部通知说,房屋拆迁安置协议签订时间定于12月5日~12月15日。
  去年12月15日,3台大型挖掘机在居委会党支部书记王善元、居委会主任宋自力、监委会主席王战军家同时开工,这3位村干部的房子很快被推平了。村民们看得睁大了眼,知道拆迁不再是说说而已。
  “我们党员也不愿意扒自己的房,但如果你不带头,你要被送到党校学习,党员身份都保不住。”一位不愿具名的党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几个村干部的房子被拆了后,村民们又收到《拆迁奖励公告》,在今年1月7日前拆除房屋的居民,都可多领一份补偿奖励。
  当地居委会还出台新举措:取消安置房楼层差价,居民凭搬家结束后领取的选房号依次选房。
  许多村民无奈签协议
  为了让拆迁工作开展下去,指挥部分成若干个工作组,对村民挨家挨户做工作。同时,村里的广播也不停地宣传:“王庄村的父老相亲们,今天有100多户村民已经签字,不要再犹豫了,再犹豫5万奖励过期没有了。”
  村民许丁乾说,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签了协议,喇叭从上午7点响到晚上12点,有时通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听到了一份由村民提供的录音,录音显示,广播里喊道:“尽快拆迁,尽快收拾东西。”多位村民证实,广播里还宣称,不要拉王庄村的后腿,不要当村里的罪人,谁不拆就是王庄的罪人。
  在广播的轮番宣传下,王庄村出现了羊群效应。去年12月19日,指挥部门口排着长队,都是等着签协议的村民。第二天,一些坚定的住户也妥协了,大家开始收拾行李、打包、搬家,忙成一片。
  村民王大海(化名)直到12月22日才签了协议。“大家都排着队去,如果不去的话,几万块钱就没有了。”王大海家的房子是1995年盖的,连同补贴、租房费、搬家费、奖励等,总共拿到12万元,还有1万元奖金欠着。
  为了安抚村民,指挥部不断贴出新公告,一份12月22日的公告显示:“有部分群众传谣王庄安置点位置问题,指挥建设部重申:王庄村为2号安置点,具体地点在二环东侧原老村西北侧。”
  村原址具体要做什么?许多村民并不清楚,上述安置方案也没有提及。根据《济源日报》的报道,王庄居委会 “是济东新区引黄调蓄工程规划选址所在地”。
  这个项目,也是济源市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项目。从《济源市2013年新型城镇化重点区域工作任务》中可以看到,今年济东新区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完成引黄调蓄、两级钢坝工程建设”。
  大片房屋3天被推平
 
 突如其来的搬迁,让王庄村有老人、残疾人、孕妇和产妇的家庭着实为难。
  “我家儿媳刚生完孩子,还在家坐月子,房子就推了。”说到这,村民赵国正流下了眼泪,由于儿媳一直找不到住的地方,至今两口子带着未满月的小孩住在济源市的小宾馆里。
  推房的速度,远比预想中的快,王庄村只用了3天。4台挖掘机同步进行,村民的老宅和带不走的沙发、家具,一同被埋入废墟。
  “挖掘机都不用选地方,直接碾过去推平。”一位村民说,那几天,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青年,看着熟悉的房子瞬间倒塌,忍不住哭了。
  1月18日,记者来到王庄村时,拆迁已进入尾声。方圆几里,满眼都是废墟,像是经历了地震,倒塌的房屋只剩下一堆堆矮矮的砖瓦,间或隐埋着年画、家具、玩具等用品。
  瑟瑟的寒风中,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那是敲打钢筋的声音。废墟中,零星散落着忙碌的身影,他们是外村来干活的农民。其中一人放下手中的活告诉记者,他每天的工钱是80元,主要是将这些废墟中的钢材敲出来当废品卖,一栋房子卖废品可卖到七八百元。
  不过,还有几处住宅没有被拆除,他们是最后的11家“钉子户”,不愿拆的理由主要有:房子刚盖、没找到地方租房、办养殖厂家里需要存粮等。还有的理由是,家里的大学生认为不合理。
  村民徐文强说,他家的房子刚刚建起,且安置方案与自己的心里预期落差太大。养殖户许志军说,他家有1万只鸭,指挥部不仅要拆房,还要拆掉这个养殖场,补偿一只鸭才2元钱,“我到市场卖一只鸭至少50元,我不拆。”
  村民:被迫土地流转
  在玉泉指挥部,有几位来领奖金的村民。“居委会承诺规定时间内拆完有奖,但到现在只兑现了4万块,还有1万,我们天天来拿钱,都说没有。”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有的村民则大呼上当,因为他们听到一个最新的消息:“如果你要想拿到1万块钱,必须答应土地流转。”这里所说的土地流转,是当地村的另一项改造计划。
  目前,当地的井机已被人破坏,冬小麦无法浇水,这让村民无所适从。更让村民感到不可理解的是,有的大棚蔬菜也不知被谁推倒。
  “他们的目的就是不让我们种地,强迫我们进行土地流转,将土地交公。”有村民如是认为。
  不过,当记者于22日再次来到王庄村,并亮明记者身份后,玉泉指挥部一名李姓负责人表示,王庄村没有强拆,都是村民自愿的,都是签了协议再拆的,“如果没有村民签字,我们绝不会拆,你看那边有几户就没拆,他们对拆迁有异议。”
  据《济源日报》1月6日报道,济源市委书记何雄、市长王宇燕也实地查看了王庄拆迁现场。王宇燕指出,从观摩的情况看,重点区域建议拆迁工作进度明显,形势喜人。但对《济源日报》上述报道和玉泉指挥部的表态,在几个拆迁村庄中遭到反驳。
  大郭庄和王庄村是邻居,有360户,也要全部拆除。村民代友海说:“我们都是二次搬迁了,1997年我村为响应国家重点工程小浪底水利枢纽的建设,舍弃居住数代的老家大峪乡,搬迁到百余里外的济源,现在我还享受国务院每个月50元的补贴。”
  记者了解到,除了大郭庄和王庄村,涉及拆迁的还有牛庄、交兑新村、西郭庄等附近的村子。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