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拆迁案例

您的位置:首页> 农村拆迁案例

农村拆迁案例

广东广州农村拆迁案例:宅基地上翻建房屋,执法局认定房屋超面积作出《限期拆除违法建设告知书》当天强拆房屋

文章来源: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发布日期:2022-08-10
分享到:
44.4K

  钟先生是广州市某区某村村民,该该村拥有一处房屋并取得宅基地使用证。2013年,钟先生在原宅基地翻建一栋五层房屋。此后,该房屋所在地块纳入该地旧村改造范围。2018年9月,区城管执法局经过调查,认定钟先生房屋翻建部分超出证载范围,对涉案房屋作出《违法建设决定书》与《限期拆除违法建设告知书》。2019年3月,该局又向钟先生作出《催告书》,责令其自行拆除,逾期未拆除将实施强制拆除。期间,钟先生与区城管执法局多次协商未果。2020年5月,区人民政府作出同意其拆除涉案房屋的复函。而就在复函作出的当天,区城管执法局就对钟先生的房屋实施强制拆除,除超出证载面积以外,将宅基地确权面积内的合法面积也一并拆除。涉案房屋全部倒塌,给钟先生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

  钟先生不明白,且无论已经建设的全部面积是否应该全部拆除,哪怕是按照登记面积认定房屋的合法建筑面积,自己家“有证”部分的房屋为何也被一并拆除,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于是,维权意识很高的钟先生开始寻找律师咨询诉讼事宜。经过一番挑选,钟先生最终找到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希望京平律师能帮助他通过行政诉讼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京平律所的蔡晓仪律师高鹏超律师代理了钟先生的案件。

  

广东广州农村拆迁案例:宅基地上翻建房屋,执法局认定房屋超面积作出《限期拆除违法建设告知书》当天强拆房屋

 

  律师介入,深入调查取证

  介入本案后,两位律师对案情进行了深入分析,首先启动了案件的法律调查程序。涉案房屋的合法建筑面积已经由宅基地使用证载明,属于合法的建设行为,该部分房屋的合法无权受到法律保护不受非法侵害。且根据区城管执法局出具的《决定书》,也确定强制拆除的具体范围是超出登记确权面积部分,对于未超出确权面积部分,并未作出强制拆除决定。但在实际拆除时,区城管执法局与街道办事处却超出《决定书》所确定的范围,将钟先生的全部建筑面积予以拆除。这不仅是完全没有法律依据的行为,而且严重侵害了钟先生的合法权益。

  庭审辩论, 双方各执一词

  在庭审阶段,京平拆迁律师面对两个强大的“对手”沉着应对,冷静处理,依法对涉案房屋的权属情况进行举证及事实阐述,指出区城管执法局与街道办在对涉案房屋进行拆除时存在的关键问题,同时指出两被告对经合法确权部分房屋面积予以拆除所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两被告则避重就轻,辩称其对涉案房屋片区依法拥有查处违法建筑的职责,且涉案房屋无法采取改正措施,因此对超出证载面积部分出具拆除处理决定。但是根据京平律师和钟先生提交的强制拆除现场视频证据显示,房屋整体已经全部拆除坍塌,两被告对房屋合法部分权利的侵犯毋庸置疑。钟先生房屋合法建设部分的拆除行为无法可依,明显不当!

  法庭判决,确认强拆行为违法

  审理法院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材料,查明区城管执法局与街道办将涉案房屋全部面积强制拆除的事实,而并非两被告主张的仅拆除涉案房屋超出证载登记范围部分。两被告将涉案房屋合法登记与登记范围之外的建筑未予区分,径行强制拆除,不符合违法建设处理的规定。因此,判决涉案房屋强制拆除的行为违法。两被告不服,提出上诉。在二审中,京平律师继续据理力争,牢牢把握住行政机关涉案行为存在的违法点,最终,经过激烈的唇枪舌战,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京平拆迁律师通过行政诉讼,实现了钟先生依法维权的心愿!

  律师说法

  在强拆案件中,面对强大的拆迁部门以及其不合理的强制拆除方式,被拆迁人需要具备对抗强大势力的勇气,同时也需要应对纷繁复杂局势的智慧。本案的钟先生选择依靠专业的拆迁律师,凸显了其应对强拆行为时的理性思维。京平律师代理案件后,针对其具体案情制定维权策略,运用合法手段充分调查取证,并在法庭实战中沉着应对、冷静处理,这不仅展现了律师专业的能力水平,同时也为本案一审、二审全部取得胜利奠定了基础,最终维护了钟先生的实际权益。

  本案部分判决↓

广东广州农村拆迁案例:宅基地上翻建房屋,执法局认定房屋超面积作出《限期拆除违法建设告知书》当天强拆房屋
广东广州农村拆迁案例:宅基地上翻建房屋,执法局认定房屋超面积作出《限期拆除违法建设告知书》当天强拆房屋

44.4K
点击拨打010-63797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