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非法强拆补偿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拆迁专题 > 非法强拆补偿 >

拆迁户买十多本“许可证” 共骗取近千万补偿款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3-05 23:18

  实名举报
  突起波澜
  拆迁过程中,拆迁户都想获取最大的利益,而有些人甚至铤而走险,触犯法律。在江苏省泰兴市济川街道办济川南路东侧地块拆迁过程中,项目部负责人不断接到拆迁户拿着《江苏省村镇工程建设许可证》(以下简称《许可证》来领取拆迁补偿款,凭十多本《许可证》领取了500多万元拆迁款,其中最多的一户拆迁户领取了235.2万元的巨额补偿。
  可是,当泰兴市公安局对《许可证》进行权威鉴定后,却惊讶地发现《许可证》是真的,印章也是真的。然而,在这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骗局。
  截至2013年1月28日,江苏省泰兴市公安局侦办的拆迁诈骗案专案组的账户上总金额已达到1000万元,涉案人员中有20多名拆迁户。
  2011年10月的一天,泰兴市济川街道办济川南路东侧地块拆迁项目部的一位负责人来到泰兴市公安局报案,举报拆迁户张某某用假《江苏省村镇工程建设许可证》骗取了40多万元拆迁款。
  这名负责人告诉民警,早在2000年三四月份,原来的十里甸乡一部分并入了姚王镇,一部分并入了现在的济川街道办,目前拆迁的就是并入的地块。
  去年7月份,工作人员逐家逐户上门开展拆迁动员和实地丈量,张某某并没有向工作人员出示过《许可证》。但到了2011年10月份准备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书》时,张某某却拿出了这份《许可证》。
  这名负责人称,张某某到拆迁项目部签订协议时,从摩托车后备箱里拿出来的《许可证》是崭新的,落款的时间为“1999年12月9日”。虽然觉得可疑,可他们却说不出什么疑点来,就按照相关规定给了张某某40多万元拆迁款。
  拆迁户用假证骗了40多万拆迁款
  凭十多本证领走500多万拆迁款
  2012年9月的一天,济川南路东侧地址拆迁项目部的负责人再次来到公安机关,这次他带来了十多本《许可证》。
  他告诉民警,拆迁户已经凭着这些证从项目部领取了500多万元拆迁款。
  民警将这些证全都摆到一起很快就发现了疑点:十多本证都是崭新的,印刷编号也是连号的,但编号靠前的,落款时间都靠后,编号靠后的,落款时间却靠前。从字迹上看,这些证上有两种字迹,经过鉴定,两种字迹分别属于两个人,其中一些证上的字迹有明显的伪装痕迹。
  谁会有这么多连号的许可证,可能性只有一种区划调查时,有人将整本加盖了公章的空白《许可证》拿走了。
  印章是真的,许可证也是真的
  秘密侦查随即展开。民警首先对《许可证》的书写时间进行鉴定。
  结果表明字迹是落款日期之后写的。然而,进一步鉴定表明,《许可证》是由江苏省建设厅统一制发的,加盖的“十里乡镇人民政府”的印章却是真的。
  随后的调查似乎解开了民警的困惑。
  走访中,民警获悉,原十里甸乡是2000年三四月份与其他乡镇合并的,原乡村建科科长已经去世,合并之后,部分档案资料一时无法查找。
  同时,的确有一部分群众在区划调整前的一段时间办理了《许可证》。
  综合上述情况,民警觉得很难认定张某某诈骗拆迁款的行为。事情就这样被暂时搁置了。
  权威鉴定
  最多一户骗了235.2万元补偿
  其实,在过去的11月中,民警并没有闲着,有一个人被民警一直关注着原村建科女工作人员张某。区划调整后,她一直无业在家。
  2012年11月20日,泰兴市公安局正式立案,民警将张某某作为案件的突破口,公开对其进行传唤。
  据张某某交代,他为获取更多的拆迁补偿,找到了张某的父亲,请张某为其填写了一张空白的《村镇建设许可证》,并顺利地领取了41万元补偿款。民警随即将张某及其父亲控制。两人交代,区划调整后,在村建科工作的张某曾经将一本盖有公章的《村镇建设许可证》带回了家,这次拆迁过程中,先后为他人填写了7张空白的许可证,最多的一名拆迁户拿着《许可证》骗取了235.2万元的巨额补偿。
  张某某等人被抓的消息很快传开,几天内多位群众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目前,泰兴警方已依法对涉案的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另有19名涉案人员被取保候审。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