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律师点评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律师点评 >

京通快速路拆迁补偿案 11年后维权获胜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7-02-27 15:33

  本属于自己的拆迁补偿利益,却被兄弟占有并恶意串通他人出售。经过多年的拆迁维权诉讼,日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开发公司继续履行拆迁安置补助协议,为原告办理房屋安置手续。针对此案,承办过大量拆迁维权、拆迁补偿纠纷案件的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健作出详细的法律解读。

京通快速路拆迁补偿案 11年后维权获胜

  1996年北京建设京通快速路,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开发公司与毕先生的父亲签订拆迁协议,对位于沿线的涉案房屋进行拆迁,并注明有正式户口四人,应安置人口四人,分别是毕先生的父亲,毕先生的母亲、毕先生及其女儿,采用临时过渡后安置的方式,过渡期满后安置到高碑店乡某校区的一套三居室。甲方应保证乙方按期迁入新址,乙方接到甲方正式安置通知后,应在三日内迁入新址。

  毕先生和女儿一起诉称,2000年,基础设施公司向毕先生的兄弟发放了准住证,高碑店乡政府在准住证上加盖公章。同年,其兄弟私自以承租人身份与出租人北京天翌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公有住宅租赁合同》,后同意以张某的名义向北京天翌房地产开发公司购买涉案房屋。

  2006年毕先生和女儿起诉要求确认张某与天翌公司的买卖合同无效,但被法院驳回起诉,后毕先生的兄弟和张某一起将房屋出售。2008年至2013年毕先生和女儿起诉要求确认发放涉案房屋准住证的行为及房屋租赁合同无效,起诉要求确认张某与天翌房地产公司签订的购房协议书无效,起诉请求确认张某的售房合同无效,均获得法院判决支持。

  之后,父女俩又通过向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申请,由住建委撤销了涉案房屋的产权证。

  父女俩认为,涉案房屋是其拆迁安置房,其是被安置人,应履行合同义务,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人民政府、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开发公司应向其出具准住证,使其能与物业公司签订公房租赁合同,占有使用诉争房屋,实现自己的合法权益。

  高碑店乡政府辩称,虽然之前的生效判决确认乡政府在准住证上加盖公章,但乡政府并非拆迁人,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准住证的发放主体应为基础设施公司。

  基础设施公司辩称,该公司尊重此前的生效判决已经查明的事实,同意协助办理相关手续。根据拆迁时各方协调会的安排,高碑店乡政府提供了安置人口名单,但因为历史原因该公司现在无法取得任何材料。二原告所诉的准住证是特殊时期的产物,该项目是政府主导、该公司协助执行,涉案房屋的产权单位并非该公司,该公司现在已经没有准住证这个文件,开不出准住证,即使开出来了涉案房屋的物业公司也不一定认可。另外,涉案房屋涉及的权利人不仅仅是二原告,毕先生父亲的法定继承人都有相关权利。

  基础设施公司还称作为京通快速路工程地区的拆迁人,与相关被拆迁人及被安置人之间属于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的合同关系,而发放准住证只是履行合同行为的一部分,是其中的一个环节,之所以将涉案房屋准住证开给涉案的毕先生的兄弟,是经过其母的书面同意的,但因时间太长已经找不到书面材料。

  天翌物业公司称涉案房屋办理入住手续时毕先生的母亲是实际管理人,她同意由毕先生的兄弟入住并以其名义承租,故依据其持有的涉案房屋准住证及老人的意思表示而与毕先生的兄弟签订租赁合同。

  2016年12月,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判决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开发公司继续履行拆迁安置补助协议,为原告办理房屋安置手续,作为拆迁补偿,原告的拆迁维权以胜利告终。

  承办过大量拆迁维权、拆迁补偿纠纷案件的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健作出解读说,毕先生的父亲与基础设施公司签署的拆迁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应予履行。作为拆迁人,基础设施公司应当对拆迁协议中载明的被安置人口进行安置,现被安置人口中的老人已去世,原告有权要求基础设施公司履行拆迁协议之约定义务。

  基础设施公司虽向毕先生的兄弟发放准住证的行为、天翌物业公司与毕先生兄弟签订的《北京市公有住宅租赁合同》、张某基于毕先生兄弟同意变更购房人而与天翌公司签订《购房协议书》及《补充协议书》、张某与他人签订的《买卖合同》均因侵犯原告对涉案房屋的权利而无效,房产证已撤销也显然有法律依据,故涉案房屋在法律上已经回到未办理相关安置手续的初始状态。张某以低于购买价的价格将涉案房屋出售给毕先生兄弟的亲属,明显属于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行为,当属无效。

  可以确定的是,涉案房屋确是基于毕先生的父亲与基础设施公司的拆迁协议而安置给被安置人口的房屋,故基础设施公司仍应为被安置人口办理相应手续。

  根据生效判决查明的事实及各方在之前的庭审陈述,被安置人口根据拆迁协议获得安置房屋的承租权,向被安置人口发放准住证实际上就是基础设施公司进行安置所履行的义务之一,天翌物业公司需根据准住证为被安置人办理房屋相关手续。作为被安置人,原告要求基础设施公司继续履行拆迁协议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基础设施公司称准住证是历史产物现已无此文件,但不因此免除其继续履行合同的义务,其仍应按照拆迁时的政策及目前可行的流程配合二原告办理安置相关手续。高碑店乡政府虽曾在《准住证》上加盖公章,但其并非拆迁协议的拆迁人,亦无其他证据表明其负有履行相关合同义务的责任,故在本案中不承担任何权利义务。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