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媒体报道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媒体报道 >

强制拆迁模式被打破 株洲试水房屋“模拟征收”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7-09 08:47

“模拟征收”:先签约再征收

    化工研究所棚改项目位于芦淞区龙泉路荷叶一村,改造对象为化工研究所15户老公房,户主均是像王发科一样,在化工研究所工作多年的老员工,每户被征收房屋建筑面积均为33.31㎡,在同一个院子,总建筑面积为500㎡。拆迁后,这里将建造一栋28层的电梯房供这些住户居住。 

    此次棚户改造中首次引入“模拟征收”模式,15户被征收人和1家产权单位在规定时间内全部签约。所谓房屋“模拟征收”,是指政府尚未正式发布房屋征收决定前,征收人与被征收人协商并签订附有特定生效条件的征收补偿安置协议,若在规定签约期限内,用地规划红线范围内的住户签约率达到100%,政府正式下达征收决定,征收补偿协议正式生效,进入搬迁期,签约率未达到100%,征收补偿安置协议自动失效。 

    “我们在发布房屋征收决定前,就被征收房屋补偿、搬迁补偿、装饰装修补偿、过渡费30个月、附属设施补偿、按期搬迁奖励、提前搬迁奖励、奖励性补贴、最低住房保障补足补偿等细节与被征收住户进行协商,最终敲定达成一个征收补偿安置协议。”芦淞区征收中心工作人员周荣坦言,从事棚户区改造工作以来,此次工作开展的最快、最顺利。 

    “儿子就是在这房子里出生的,今年都11岁了。”按照“先算好旧房价值,再以此去选择产权调换安置方式”的程序,住户罗先生与妻子商量选了一套126㎡的新房,“总算熬出头了,这小房子太旧太破了,冬不避寒夏不避雨的”。 


    从“要我拆”到“我要拆” 

    “以往征收大多按照政府规划,画个红线,做个方案,发个公告,就启动征收,征收中遇到‘钉子户’,这种模式易激化公共利益与个人权益间的矛盾。”株洲房屋征收百日攻坚战工作人员毕丰说, 

    “模拟征收”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在此次试水过程中,毕丰对“模拟征收”有了更深体会,他表示,芦淞区尝试实行模拟征收,由民意主导棚改,改变了传统征收模式,是转变政府职能的有益尝试。首先,它摆脱了以往房屋征收的弊病,民意先行,将政府“要我拆”转变为百姓“我要拆”;其次,按以往征收模式,只要安置房建筑用地内出现一户遗留户,就无法动工,选择就地安置的业主的回迁将遥遥无期,政府财政要不断地支付因延期产生的过渡费,“模拟征收”则有利于群众一次性回迁,不仅减少社会矛盾,还可大幅节省财政开支;再次,该做法“进可攻,退可守”,具有很强灵活性,如实施成功,则百姓获益,如失败,不会引起遗留的社会问题。 

    当然,“模拟征收”并非毫无弊端。他坦言,如极少数人不同意棚改,导致项目最终未能成功进行,那么模拟征收几个月来投入的前期费用可能打了水漂。此外,如果项目“模拟征收”进展跟不上或暂缓时间太久,会延缓全市城区棚户区改造的整体进度。既然如此“模拟征收”为何又要坚守100%签约率的红线呢?“举个例子,如果设定签约率没有达到100%即执行征收,那剩余不同意拆迁的村民的房子要如何处置呢?两种办法,一是强征,那就又回到了过去的老路上;二是采取更优惠的补偿政策,那又造成‘早签约吃亏,晚签约吃糖’的乱象,政府公信力会下降。”毕丰表示。 

    对此,有人建议是否可实行“多数服从少数”的原则,即绝大多数人同意的征收补偿方案,应该说是有民意基础,应该得到执行的。棚改也不能因极少数人的利益而绑架了大多数人的合法权益。毕丰表示,相关部门也一直在探索、尝试新的模式和解决方法,争取尽快完成棚改。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