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点评

当前位置: 京平拆迁律师网 > 专家点评 >

强拆、逼拆做拆迁户太累了,我们本不应该这么辛苦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7-10-09 10:49

  拆迁,伴随着我国快速发展而来。“发展”展现其两面性,一半繁华,一半荒凉;一半欢腾,一半心酸。

  如果发展的利益呈现出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掠夺,那这样的发展,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我们不是抹杀发展的成果,而是总要有人去正视其残忍的一面。

强拆、逼拆做拆迁户太累了,我们本不应该这么辛苦

  中国的发展,不管是房地产开发、城镇化的发展,还是国家的基础工程的建设都离不开土地。在土地的利用过程当中,征地拆迁就是新一轮的土地分配,在利益的诱导下,人性的恶、制度的恶,可谓表现的淋漓尽致。我们不能“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对之视而不见。

  近年来,拆迁引发的伤亡事件频频见于报端,且不论这些拆迁户维权的方式是否合理,如果某一类事件在一个时间段内频频发生,那这个社会,一定有其不可推卸的责任。

  做一个拆迁户,实在太累了,承受了本不应该承担的发展之痛。

强拆、逼拆做拆迁户太累了,我们本不应该这么辛苦

  公共利益之谜

  “公共利益”,本来就是一个太过笼统的词语,我国法律没有也无法对公共利益划定一个准确的界线。于是乎,“公共利益”好像西游记里弥勒佛的“后天袋”,看着不大,什么都能装进去……公共利益成了一个召之即来、用后即弃的旗号。

  我们在操作案例过程当中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比如说拆迁范围内的这块土地,仅仅是拿出很小的一部分来,可能是十分之一,来安置原有的居民,大部分土地政府进行出让。

  那征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真的是改善原有居民的生活水平,还是为了达到出让土地、取得土地出让金的目的?

  公共利益,总是一个迷……没有边界的公共利益侵蚀私人利益的边界,更可怕的是用公共利益对私权利进行“道德绑架”。不轻易向这种“公共利益”屈服的拆迁户,被冠以“钉子户”的名头;打拆迁官司的律师,被某些地方叫做“黑心律师”。

强拆、逼拆做拆迁户太累了,我们本不应该这么辛苦

  强拆——规则在利益面前不堪一击

  我国法律规定了“司法强拆”的制度,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拆迁的乱象,甚至是有继续恶化、加剧的倾向,我们办理案件最有感受。

  法律规定的强拆法定程序周期比较长,政府用地相对比较急迫一些,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些不走任何法律程序、直接强拆的行为。经常有政府、用地单位甚至有村委会实施了强拆行为,偷拆、强拆、误拆,花样迭出。

  法律落不到最基层、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国家的法律和政策,常常到了地方上就变了味道。很多地方上的规定,成了违法的重灾区。

  关于集体土地的征收,我国没有一部专门的法律进行统一的规定,适用《土地管理法》还有《宪法》的一些基本的规定。而《土地管理法》对于集体土地拆迁规定的比较笼统,就为当地政府创造了条件,当地政府就可以制定一些地方性的政策、地方性的规章来规范当地的集体土地拆迁。

  比如说在扬州市59号令中,扬州市集体土地拆迁管理办公室有拆迁管理的职能。而根据《土地管理法》的规定,集体土地拆迁只能是由国土局来实施的。那现实当中他们可能把这个职权改变了,变成了当地的一些拆迁管理办公室或者其他一些部门。

强拆、逼拆做拆迁户太累了,我们本不应该这么辛苦

  地方法律法规制订混乱、各自为政,这就是目前来讲集体土地拆迁在立法层面上的现状。拆迁户面对这些规章,太过无力……

  发展利益分配悬殊造成的“决堤”

  水本是平静,遇到高低悬殊,便会决堤;发展的利益应该全社会共享,如果利益分配不均衡,也会如此。

  我们先拿农村土地的补偿为例:土地的补偿,相当于政府从农民手里买土地的对价。集体土地补偿大部分都在五六万这么一个水平;政府把土地出让给开发商或者用地单位,出让金可能是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再说一下集体土地上房屋的补偿,一般是按照建筑成本价计算。建筑成本一平米几百块钱、一千左右,而要再买房子都要几千、几万。拆迁户心里自然会有巨大的心理落差,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

  不管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拆迁补偿都不能逃出公平原则的制约。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不能因为征地拆迁降低被拆迁人原有的生活水平。

  拆迁户,舍家弃业,为国家发展做出了贡献,可在社会发展、土地增值的利益分配中却被无情地忽略。当我们老房子和土地化成一张照片,成为回忆寄居的地方,我们拿什么开拓未来的生活?

  当公权力与利益合体,一起向我们袭来,我们是如此的孤独和飘摇,无依无靠。维权之路上,前有狼后有虎,脚下还有陷阱,难道我们只能挥一挥衣袖,被时代的洪流淹没,了无痕迹?

  在这样的夹缝中,一个普通人的坚守,意味着多少心酸……

更多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