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点评

当前位置: 京平拆迁律师网 > 专家点评 >

同样民“告”官,为何结局不一样?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6-12-23 16:14

  同样民“告”官,为何结局不一样?

   之前,小编提过一位江苏的范先生,因为自己的祖宅被村委会强行拆除,没有获得任何的拆迁补偿,他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告状”之路,带着妻儿老小无家可归、流离失所。那些年,他从乡政府告到县政府、从县政府告到市政府,甚至曾经“偷渡”到北京中南海一带,企图面见更高领导。写过的材料装了满满一整箱,收到的处理决定却寥寥无几。长达十年的信访奔波,让这一家人成为了相关部门的重点监控对象,不仅出门买票会惊动相关部门,更有“专人接送”。十年转瞬,范先生的祖宅原址早已高楼耸立、繁华无比,但他们还是没有真正解决问题,没有寻到安身立命之所。

  与此截然相反,近期京平拆迁律师收到了来自辽宁当事人(韩先生)的一封来信。韩先生原有房屋因为铁路项目建设被划入拆迁范围,同样是补偿不合理、同样遇到断水断电、骚扰逼迁等各种手段,韩先生也选择了“告状”。只是,此告非彼告。韩先生没有选择投诉、信访,而是理智的将问题交给了专业拆迁律师。两个月后,就在拆迁律师协助韩先生启动了一系列调查程序、追责程序和复议程序后,拆迁方的相关负责人主动找到了他,以协商的方式合理解决了此事。韩先生的房屋被非法破坏后,终于获得了应有的合理的拆迁补偿。

同样民“告”官,为何结局不一样?

  那么,同样是民“告”官,为何结局会不一样呢?

  信访,其实只是法律之外的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不受法定程序的规范,意味着选择信访就等于选择了漫长奔波。实践中多数部门是排斥信访的,更决心将其扼杀于摇篮。他们以踢皮球的形式忽视广大群众的信访,甚至投机取巧的利用信访制度,常以信访答复的形式逃避法定职责,搪塞行政相对人的合法要求。但是,这些事实对于一辈子只考虑如何生存的范先生而言是很难理解的,在他质朴的思想里,“父母官”就应该护其子民、顾其子民,万不应将其置于困境而不顾。

  所以,如范先生一般苦苦周旋于各地的被拆迁人不在少数,当然也有幸运儿会得到某个部门的关注。但是,他们实际上难以判断哪些上访者的控诉更真实,而信访者也难以证明自己的问题比别人的问题更重要,需要优先解决。此时,他们只得派工作组到当地调查,或将争议问题派回地方,以便直接获得具体信息。如此,百姓的上访事项一拖再拖、时间一耗再耗,走过五年、十年也就不足为奇了……

同样民“告”官,为何结局不一样?

  面对种种逼迁手段和不公待遇,韩先生虽然也选择了“民告官”,但他选择的是法律维权。同是民“告”官,这一选择让韩先生避免了风餐露宿,在面对拆迁方的种种疯狂拆迁手段时,他并非一个人坚守,在他背后是整个京平律师团队。虽然,他不可避免的经历了断水断电、打砸玻璃、骚扰胁迫和野蛮强拆,但是因为有一个专业律师团队“撑腰”,有一个强大的智囊团,他不仅没有陷入对方陷阱,而且改变了被动局势,仅仅60天就签订了合理的拆迁补偿协议

  在当事人自述中可以发现,他在选择法律维权时就坚定了信念,将自己的一切托付给了专业拆迁律师。也正是这么一个值得托付的拆迁律师团队为他挽回了上百万的损失,避免了常年流离失所的生活。在韩先生的自述中有一段话说:“再不会因蛊惑而沸腾,不会因不公而颓废,维斯如斯,老不桀撅!”这是在不惑之年历经疯狂之后的感叹和参悟,更是这段拆迁维权经历换来的一种淡然。

同样民“告”官,为何结局不一样?

  现实中,如范先生一般的被拆迁人并不罕见,他们不甘心遭遇如此不公待遇,希望法律保护自己,但是却将信访与法律程序混为一谈,将希望寄托于相关部门,抓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而韩先生代表的则是另外一类人,面对民官纠纷,他们可以理智的选择“告状”途径,亦能有效的解决问题,获取满意的拆迁补偿。若想问一句同样是民“告”官,为何结局会不一样?小编只得说起步时选择的方向不同,沿途风景和终点必然不同。

  作者:吕秋香

  版权所有: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注:如需转载,请标明版权!

  【温馨提示】

  个案具有特殊性,请勿随意模仿,以免耽误维权时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注:如需转载,请标明版权!


  相关案例:征地拆迁民告官请律师,能不能先打官司后付费
       “民告官”不是梦,不要总是徘徊在梦的边缘


原文链接:http://www.jinglawyer.com/zhuanjiadianping/7990.html

更多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