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电话:010-63797888 56225888
传真:010-68945339
邮箱:jingpinglawyer@163.com
乘座地铁6、9号线
白石桥南C口出

律师点评

当前位置: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 律师点评 >

2019年深圳城中村不拆了,治理模式由“拆”改“治”

    

文章来源:京平拆迁律师    发布日期:2019-04-09 09:24

  2019年3月27日,《深圳市城中村(旧村)综合整治总体规划(2019-2025)》正式发布。

  

2019年深圳城中村不拆了,治理模式由“拆”改“治”

  该《规划》提出,综合整治分区内的用地未来6年内不得纳入拆除重建类城市更新单元计划、土地整备计划及棚户区改造计划。规范引导各区在综合整治分区内有序推进城中村住房规模化统租改造,满足条件的可纳入政策性住房保障体系。

  “治理模式由“拆”改“治”

  根据规划,整个深圳市尚未纳入更新单元计划、土地整备计划、棚户区改造计划、建设用地清退计划及违法建筑空间管控专项行动等的城中村居住用地还有99平方公里,其中55平方公里的城中村将会用于“综合整治”。而根据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的调研数据,深圳城中村用地总规模大概在320平方公里。

  简而言之,全深圳1/3的城中村不拆了!

  由“拆”变“治”是深圳城中村治理模式思路的转变。规划中明确写道:“不急功近利”、“不大拆大建”、“高度重视城中村保留”。

  “反对声或因“暴富梦”破碎

  在《规划》正式发布之前,深圳罗湖区笋岗村,一些村民在村内拉起“强烈反对、抵制综合治理,要求城市更新”的横幅。他们的诉求很统一,认为综合治理、翻新改造会严重影响正常生活,当然更为深层的原因是,拆迁可以拿到实实在在的补偿。

  他们大部分手握几套民居,一旦民居被拆除重建,就能获得巨额的拆迁补偿款或者回迁房,摇身一变,就成了身家千万甚至亿万的富翁。由“拆”改“治”意味着凭借拆迁“一夜暴富”的梦想也将破碎。

  

2019年深圳城中村不拆了,治理模式由“拆”改“治”

  “只靠租金就能年入百万

  其实早在2018年8月,深圳市罗湖区建筑工务局就发布了《关于罗湖区笋岗、莲塘城中村综合治理工程项目的公示》,该工程由深圳政府市财政支出,对综合治理范围内的笋岗村和西岭下村分别投入1.73亿元和0.58亿元,总计2.31亿元。

  这个工程的实施意味着村民不用花一分钱,只由深圳政府花钱,就可以对自己的房子进行整体升级,整体改造。

  综合治理之后,房子的租金,也随之水涨船高,原来二室一厅的民居由一个月3500元涨到一个月5000元,30平米的商铺由一个月1万元涨到一个月1.5万元。对于手握几套房子的城中村村民,每年只靠租金就能年入百万。

  不少村民对于综合治理的心态也在逐渐平稳。

  

2019年深圳城中村不拆了,治理模式由“拆”改“治”

  “小产权房将得到大赦

  此次综合治理,对于深圳城中村“村民”来说,还有一个利好的消息,就是将那些被纳入综合整治计划内的产权手续不完善、但经济关系已经理顺的居住用房,也纳入到了住房保障体系。

  曾经困扰深圳多年的城中村违建住房的产权争议,被暂时搁置。

  “深圳模式能否蔓延到全国?

  有些人认为脏乱差的城中村是一座城市的毒瘤,是无法掩盖的伤痛,是城市快速发展下的疮疤。

  在争议和质疑中,深圳“敢为天下先”,她知道一个城市如果要健康发展,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弹性和包容性,与其大拆大建,不如好好地尊重每一寸土地、尊重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高达600米的平安大厦是这座充满活力的城市的象征,大厦的背后,逼仄局促的城中村,也蜗居着这个城市应有的人间冷暖。

  深圳城中村的综合整治不仅为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农民房问题提供了新思路,也为政府筹集保障性住房找到了新来源。既保留了城中村原有的历史文化、街道生态与低成本居住模式,也明显地改善了城中村的居住品质。

  深圳模式为全国城中村的治理提供了新的思路。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