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单位

当前位置: 京平拆迁律师网 > 合作单位 >

日本成田机场最牛钉子户四十载维权路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4-26 09:49

  日本法院开始强拆成田机场“钉子户”建筑

  中新网2012年11月28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千叶地方法院八日市场支部28日开始强制拆除成田机场附近的“机场反对同盟”的团结小屋。上一次强拆有人居住的建筑,要追溯到10年前的2002年11月。

  东京高等法院批准强拆之后,该支部于10月催告小屋内的男性居住者等搬离并让出土地。但在当天,现场约30名反对同盟的支持者抗议“不允许强制执行”。

  小屋所在地因受到飞机噪音影响属于成田国际机场公司的收购对象地区。机场用地及附近还有其他8处团结小屋,支持者在此居住。

  日本成田机场“钉子户”抗争40年使首相谢罪

  (南方周末2007-5-10) 成田机场的建设从一开始就不一帆风顺。上个世纪60年代初,日本政府决定建造一个代替羽田机场的国际机场,最初选在现在机场地址以南4公里一个叫富里的地方,但是富里地区当地农民发起了激烈的反对建机场运动,政府只好作罢。

  “钉子户”并不是中国的首创,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等都出现过很牛的各具特色的“钉子户”。比如全球“钉子户”的元老就在日本,那是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内的几户人家。有关这些日本“钉子户”的故事其实是一段还在继续的历史……

  三里冢农民闻风而动

  成田机场的建设从一开始就不一帆风顺。上个世纪60年代初,日本政府决定建造一个代替羽田机场的国际机场,最初选在现在机场地址以南4公里一个叫富里的地方,但是富里地区当地农民发起了激烈的反对建机场运动,政府只好作罢。

  1966年6月,当时的佐藤荣作内阁决定把宫内厅下属的皇室牧场所在地的千叶三里冢芝崎地区作为机场候选地。但原有的皇室牧场只占机场用地不到一半的面积,需另征大量土地,当时的政府做了件傻事,在7月4日内阁会议上拍板之时,却没有与当地农民进行沟通。7月20日,三里冢农民闻风而动,成立了“三里冢芝山联合机场反对同盟”(简称反对同盟),漫漫长途的斗争从此开始。

  起初,那只是纯粹的农民保卫自己家园的运动。很多业主发起了“一坪地主运动”,将自家的土地以一坪(约3.3平方米)为单位出售,以大量增加土地拥有者,提高政府谈判的难度,他们“以没有抵抗的抵抗战术保卫土地”,无论政府如何规劝,我自岿然不动。甚至组成少年行动队、青年行动队乃至妇女行动队开展斗争。

  从1967年开始,“农民运动”的性质有了一些变化,当时的新左翼各派开始加入三里冢斗争,运动也得到日本社会党、日本共产党的支持,这使得三里冢斗争的内涵愈加丰富,形势愈加复杂。起初当地农民与新左翼政治家配合,但反对同盟内部后来又意见不一,分成了“小川派”、“热田派”、“北原派”等开展活动。

  第一次冲突,第二次,第三次

  政府对“钉子户”们一向采取非妥协的姿态,1971年2月22日,政府开始第一次强制征地行动,反对同盟成员与警察发生冲突。9月16日,在第二次强制征地行动中,双方在东峰十字街展开“战斗”,其中3名警察死亡,双方各有多人受伤,政府不得不把原先建设三个机场跑道的计划缩减为一个,凭借《土地征用法》,采用强制手段才征得1号跑道及机场配套设施所需土地。此次事件中,三里冢机场反对同盟的青年行动队员55人被起诉,经过十多年的审判,3人判无罪,其余52人虽判有罪,但是缓期执行。

  1977年5月6日,“钉子户”们在自己的土地上建起的铁塔被政府行政执行人员推倒,并在5月8日引发农民与警察机动队之间的冲突,一名叫东山薰的农民声援者无辜死亡。

  成田机场原定于1978年4月启用。此前的3月26日,一支“农民敢死队”占领了机场的管制塔,破坏了各种设备,还有大量新左派分子加入行动,而警察甚至拔枪乱射,酿成“成田机场管制塔占领事件”。

  两个月后的5月20日,成田机场正式启用,反对同盟还发起了“百日战斗宣言”运动,继续进行一些机场破坏活动。

  后来,碍于政府的强硬态度,以及机场建设是既成事实等原因,当地一些农民做出了让步,陆续迁出。三里冢斗争暂告一段落。但还是有一部分人坚持下来,成为坚挺的“钉子户”,不屈不挠地阻止机场扩建计划。

  1985年10月20日,因反对机场二期工程,当天反对同盟的“北原组”在三里冢第一公园主持召开集会,约有3900人参加集会,他们用翻斗车把大量石头、铁管、火焰瓶等搬进现场。而警方则派出了四个机动队和机场警备队从四面包围了集会场所,此外还有警视厅航空队派出直升机在上空盘桓。冲突终于发生,恶斗持续了两个小时。有59名警察受伤,3台装甲车被严重毁坏。反对同盟241人被逮捕。这是成田机场启用以来最大规模的冲突。

  “民主的方式”受到认可

  日本早在1951年就通过了《土地征用法》,授权日本政府在修筑公共设施时向社会征用土地。日本政府恃有《土地征用法》的授权,便采用强制手段征得足够土地,建成了一条跑道和机场配套设施。从1978年至2004年间,日本全国共发生过九百多起针对政府的“游击事件”,其中五百多起与成田机场有关。20世纪90年代以后,政府采纳学者的建议,不再强行动用《土地征用法》。成田“钉子户”们的长期斗争,使得日本的《土地征用法》没有用武之地。

  1991年11月起,东京大学名誉教授隅谷三喜男等学者组织了十多次成田机场问题研讨会,在1993年9月召开的第12次“成田机场圆桌会议”上,学者们提出要以“民主的方式”解决成田机场问题的方针。1995年,当时的日本首相村山富市接受了学者们的建议,向机场反对同盟成员谢罪,这怀柔之策终于赢得了部分人心,也使得反对同盟内部瓦解,反对机场运动暂时得以平息。

  1999年,为了承办2002年韩日世界杯,当局启动了2号跑道的修建工程,但只好避开“钉子户”,转而向北,而且原定2500米的跑道只修建了2018米,因此一些大型客机无法起降。

  2005年1月11日,当局和2号跑道南端的7户人家重新开始谈判,希望能购买他们的土地以便将跑道延长。但遭到了拒绝。4月30日,日本国土交通大臣日北侧一雄宣布:“如果居民仍然不同意出让土地,我们就向北侧延长,今后不再进行用地谈判。” 7月15日,当局最终决定放弃谈判,跑道向北延伸,预计2010年可以完成。

  “如果认为国家的决定比个人的权利重要,那很可怕”

  说到成田机场“钉子户”,不得不提到一对夫妇——热田一和热田照,热田家就住在规划中的3号跑道上,作为成田机场里最坚决的“钉子户”,他们见证了“三里冢斗争”的全过程。

  夫妇俩于2002年出版了一本书,叫做《热田照的故事——三里冢斗争史》,书的封面上印着他们的照片——耕作间隙,夫妇俩站在自己的田地上微笑着,那是典型的很朴实的日本老农形象,这样的形象让他们博得广泛的同情。在书中,他们叙述了当年在三里冢艰苦创业和后来与政府抗争的历程:“……从政府测量机场用地开始,我们就不断斗争,儿子被捕了……我们把老房子装修成新家,决心把这儿作为终老的地方,虽然每天都要听到飞机的噪音,但是我们都很坚强……”热田还有这样一句名言:他们(政府)把百姓像虫子一样对待。

  

 

  (图中圈起的就是机场内的“钉子户”,他们的存在让这些滑行道“支离破碎”。)

  

 

  (图中圈起的是2号跑道南端的“钉子户”,飞机每天在他们头顶起降。)

  多年来,很多人慕名来参观热田的“钉子户”住宅,并在热田家的田地里进行农业体验——种植或者收获农作物。热田夫妇常常给大家讲起过去的故事,比如怎样开荒,怎样种出一流的荞麦和落花生。他们还教客人做荞麦面。最后他们也不忘告诉来访者:我们不会输的,生存是我们的基本权利。

  “联合三里冢蔬菜之会”会长、三里冢全国运动事务局长今井俊政是热田夫妇三十多年的老朋友,他是《热田照的故事——三里冢斗争史》一书的策划者,在他看来,三里冢斗争的魅力在于,它集中体现了日本人积压在心的对政府种种破坏环境搞大开发而不顾民意的行为的反抗之心。

  有时,热田夫妇还把支持者请到家里唱卡拉OK,两位老人放声歌唱,他们说:我们的歌声要压过飞机起飞时的声音!热田照曾说过:只要我们住在这里,成田机场就永远无法完工。

  热田夫妇在全国各地都有支持者,人们还专门成立了“联合三里冢蔬菜之会”。支持者们认为,“如果有人认为国家的决定比个人的权利重要,那是很可怕的”。

  “钉子户”、政府,没有双赢

  去年3月31日,分别是86岁和83岁高龄的热田夫妇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再也干不动农活,忍痛把自己的房子和土地卖给了成田机场会社。离开自己的“钉子户”之家时,老两口也难免黯然神伤而落泪。热田照感慨说:“几十年来和大家一起和政府、和机场作斗争,是我们人生的第一乐趣。”

  另外几家最后的“钉子户”和支持者们虽对此感到遗憾和无奈,但他们也十分理解热田夫妇的决定,毕竟热田夫妇种下的“战斗的种子”已经在人们心中生根发芽。今年4月1日,反对同盟又组织了一百多人的游行示威,他们举着“农地死守”“保护森林”的牌子,反对政府为了建机场大量砍伐成田周围的东峰森林的行为。

  现在成田机场内的“钉子户”只剩下几家,他们的日子越来越艰难。最靠近跑道的岛村昭治家,从早上6点到晚上11点,随时都可能受到侵扰,飞机着陆带来的噪音是100分贝,对人和家畜、农作物都很不利。

  成田“钉子户”对日本来说是更是惨痛的教训,可以说,“钉子户”、政府,没有实现双赢。1966年日本政府给成田机场的建设预算为1350亿日元,后来的实际花费十倍于预算。后来日本规划机场大多往海边发展。

  成田机场“钉子户”和政府的数十年较量也折射了战后日本高度经济成长期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变化的过程。学者余泽弘文在1992年专门围绕成田“钉子户”著书《“成田”是什么——战后日本的悲剧》。他认为,成田机场的纷争体现了战后日本的悲剧,是民主主义未成熟和急速工业化和开发至上主义导致的结局。

  无疑,成田机场那最后几家让机场跑道支离破碎的“钉子户”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日本一个网站的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网友支持当局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而另一些人,特别是那些经常利用成田机场的人说,在公众利益面前个人作出一定牺牲是应该的。

  另一边,坚持抗争四十余年而且还在继续的日本“钉子户”也成了各国的研究课题,如德国政府在建机场前,就以成田机场为鉴,事前在充分得到当地人同意的情况下才敢动工。

更多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