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拆迁

当前位置: 京平拆迁律师网 > 拆迁资讯 > 企业拆迁 >

南京现离奇拆迁 冒牌拆迁公司打砸强拆民企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3-03-25 14:36

  广东中人集团的回函,声称从未与南京市六合区长芦街道签订相关合同,http://www.jinglawyer.com更没有对周相林的公司进行强拆。

  中新网南京2月4日电 (记者 唐娟 卢辉)“假冒的拆迁公司就敢来砸我的企业并抢走我企业上的财物。究竟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胆子?”。3日,当广东中人集团将一纸澄清回函传真给南京六合企业主周相林后,周相林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愤怒。

  周相林说:2011年11月16日,他的位于南京六合沿江工业开发区的企业遭到百来号“光头党”打砸抢式的强拆。该伙人员声称是广东中人集团下属的拆迁公司。

  但广东中人集团给周相林的回函中,明确表示,从未与南京市六合区长芦街道签订相关合同。更没有对周相林的公司进行强拆。对于假冒他们公司的名义、伪造他们公司印章的单位及个人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

  周相林公司所在地是6年前租用南京六合沿江工业开发区的一所废弃小学,他在获允后于2009年自建了近1000平米的临时建筑。记者来到这里,眼前已被拆成一片废墟,几位等着拿工钱的工人向记者描述了二个多月前的那一场“暴力拆迁”。

  一位叫陈许林的工人说:“大概9点的样子,当时我们正在办公室办公,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我们跑出来一看,只见大门口一辆挖掘机,已将公司的铁门推倒了,百来位剃着光头的正涌进来。门外停着数十辆汽车,汽车的车牌都拿掉的。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五六个人把我架了起来,对我又踢又打,将我的手机也收走了。”

  “他们一进来就有人先把厂区内的摄像头捣坏。根不不容许我们打电话报警。也不容许我们拿出房间里的东西。他们用脚跺开各个房间的门,就是一阵乱砸。”该企业一位名叫高云美的工人这样说。http://www.jinglawyer.com

  据周相林介绍,在他随后清点公司财务时,公司和工人的几万块钱现金,以及他收藏的多件玉器都不翼而飞。而在企业废墟中,随处可见砸坏的空调,名酒,办公桌等物品。“公司的三台电脑主机也被他们拿走了,里面有公司的监控视频及公司帐目等公司机密。”

  周相林说:“之前有发过拆迁告知书,但是没想到他们以这种方式强拆了我的房子。”周相林表示,他的厂房被强拆后,他便委托一位律师为自己维权,在与广东中人集团交涉过程中,周相林惊讶的发现,这家打着广东中人集团旗号进行拆迁的公司居然是假冒的。 “难道我辛苦创办的企业,就因街道要拆迁而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抢劫了吗?”

  记者为此来到六合区长芦街道采访,主管拆迁工作的王姓副书记的办公室内,有一块白板,列着各个正在推进的拆迁项目。王副书记表示,他是事后才得知强迁的事情。“已经拆了,怎么办?又没有出人命,该赔钱赔钱。如果周相林觉得不合法,可以走司法途径。”

  王副书记说:“没有资质的拆迁公司怎么能承接我们的拆迁项目?”但他却不肯让记者看他们与该拆迁公司的协议。他强调:“已经与周相林达成了拆迁协议。多次催告搬迁无果,工作怎么做?”

  对于街道所称拆迁协议达成一说,周相林称,此中存在“骗签”隐情。据他介绍,2010年12月长芦街道拆迁办主任陆洪发多次打电话给他称,他们拆迁任务必须在12月18日前结束,如果周相林不给他签字,他不好交差,并向周相林承诺,请他先把字签了,让他应付检查,所签内容可以不算数。等应付完检查,他们可以再谈。而且周相林在这个事上帮了他,他也会在赔偿方面帮周相林。在此情况下,周相林便在拆签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对于补偿内容,陆洪发说反正是不算数的协议。就不用看内容了。没成想,2011年2月街道拆迁办的工作人员给我送来一份赔偿七十余万的协议。这与我企业的实际损失相差太远。http://www.jinglawyer.com我打电话给陆洪发,他却表示,他已经不负责拆迁工作了。”

  周相林说,对于陆洪发称协议无效的承诺,他还有录音为证。而且他还书面致函长芦街道申明协议无效,他也没有拿到一分钱补偿款,而他的企业却在既非行政强拆也非司法强拆的情况下被强拆了。

  周相林说:明明是街道用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强拆,还打着人家拆迁公司的旗号。http://www.jinglawyer.com我要告那个拆迁公司,却被告知是冒名的。真不知道走司法途径该去告谁

更多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首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